欢迎来到PO18小说

手机版

PO18小说 > 其他 > 黑道情人 > ·第8章

底色 字色 字号

·第8章

    我愕然地表情,他伸手过来用力地拧了一下我的大腿。

    瞬间,纸盒被我捏扁了,幸好双手隐藏在包里,哈哈淫笑着的黑鬼没有发现。

    李翰可怕?那是你还没见识到我发怒的样子!我一面不冷不热地应着,一面很想一脚踹是和他的脸,到时候看

    不是毁容那么简单,会终身残疾呢!要是他看到我一拳,就可以砸凹汽车前盖的时候,还能这样地嚣张吗?

    到了。黑鬼吱嘎一声踩下刹车,最后叮嘱道,不该说的别说,不该看的别看,除非你嫌命长,下去吧。

    

    我微微点头,拿着旅行袋,下了车。

    我站在码头上,——无论在哪里,大哥永远是最抢眼的那个,他强悍的气势,诉说着他才是黑暗世界的王者,

    鲜明到让人无法忘怀的形象,一个斜睨的眼神就能让喽罗害怕得发抖,有时候,我会看着大哥的身影发呆,有些难

    以置信,这样一个一举手一投足,就会影响到整个首尔地区安宁的人,居然就是我的家人?

    二哥很温柔,三哥很任性,大哥就是专制的代名词,可是,从小我的视线就下意识地追逐着大哥,偷偷看他的

    反应,他称赞我跆拳道练得好,我会高兴一整天!我翘课去看足球赛,他罚我站墙角,不给吃饭,可是我知道,我

    罚站的时候,他一直在附近看着我,我没吃饭,他也不会吃,虽然二哥和三哥,会冒着一起被罚的危险,在半夜里

    偷偷请我吃炒面。

    无忧无虑的少年时期,虽然做错事后,会怕被大哥骂而不敢回家,可是,更怕大哥缄默不语,不理睬我,这种

    感觉可真矛盾。

    我抬头,注视着现在的大哥,他已经是韩国最大黑帮的老大,俊逸的容颜更加威严凌厉,我很彷徨,第一次紧

    张得连手心里都是汗。

    江原道的老大朴石英,是一个年近六十岁,却依然红光满面,精力充沛的男人,他很大声地和大哥打着招呼,

    说得全是『黑话』,普通人根本听不懂,我走过去,大哥的保镖搜了一下我的身体和行李,点头让我通过。

    这位是……朴石英很感兴趣地打量着我。

    是李翰送我的礼物。大哥伸手,把我拉到他身边,怎么样?

    朴石英朗声大笑,似乎觉得很有意思,他竟然送你一个Boy?不是我老花了吧?朴组长,什么时候你也兴起

    玩这个了?我可是听说你要结婚啊?

    他神秘兮兮地说,上周刚买了钻戒吧?呵呵,李彩贤也是一个了不起的女人啊!

    我微微一震,我见过高中时候的李彩贤,是一个很漂亮,喝酒很厉害的女孩,我叫她贤姐,她和大哥是青梅竹

    马,高中毕业后,她就跟了大哥,在明洞开了一间高级时装店,大哥一周会有两天在她那里过夜,虽然没有对外宣

    称过什么,但是大家都知道,他们早晚会结婚,爸爸也早就将贤姐认做是媳妇。

    大哥笑了笑,买钻戒不一定是要结婚啊,我可是买了一盒,难道要我去找一打女人吗?

    朴石英更是豪爽地笑,那是对珠宝生意感兴趣罗?只要你开口,我一定会照应你的。

    可能是顾忌到有我在场,大哥没有表态,朴石英的珠宝生意,货源是来自越南和香港的走私市场,这是警员和

    黑帮大佬们都知道的事情,不过掌握的证据还很少,比较难查。

    李翰从码头的另一边远远地走了过来,他带了好多人,一个个穿得花枝招展,我侧头看去,很意外他一开始就

    带了女孩过来,不过,这六个搔首弄姿的女孩里没有姜元慧。

    久等了,朴组长。李翰递上雪茄,很殷勤和大哥打,一行人寒暄几句后,上了船。

    李翰的豪华游艇,有八十英尺长,看上去更像一艘小型游轮,它有着纯白的甲板,其余的部分漆成蓝色,色彩

    对比鲜明,船头画着铁锚的抽象图形,船尾成优美的弧形,还有一个小型游泳池,十分阔气。

    一踏上船,我就感觉到江水的作用下,船在轻微摇晃,我对飞机和船都比较敏感,大哥捏了一下我的手,似乎

    在问,还好吗?

    我点点头,跟随他走进船舱,船舱的布置也非常豪华,主舱是有酒吧台的大客厅,铺着十分柔软的地毯,中间

    是两大张白色的长沙发,面对着游艇的大舷窗,沿客厅里边的旋转楼梯上是第二层,一共有五个房间,每个房间都

    有观景浴室,水手和佣人的房间在游艇的最低层。

    二哥也有游艇,不过他喜欢自己驾驶,是那种带白色大船帆的游艇。

    厨师已经在准备海鲜午餐,女孩们一上船就换上了十分挑逗的泳装,围绕着李翰和朴石英,我注意到有两个女

    孩说的是英语。

    游艇驶离码头,李翰示意大哥可以先回房间『休息』,不用陪着他们浪费上午的阳光,大哥微微一笑,拉我上

    了楼,还让保镖守在门口。

    一进卧室,我就看到那张很大的床,不禁挣开大哥的手,转开了头,装饰着海藻和贝壳的浴室和白色卧室是连

    在一起的,而且,包括浴缸等全都是透明的玻璃,这意味着,接下来的两天,就算是上厕所也会被大哥看见吗?

    我……我的心怦怦直跳,完全没想到会这样『情色』的环境,连手指尖都是僵硬的,嗯……我还是……

    

    脱衣服。大哥在我背后平静地说,从我身边走过,一屁股在床沿边坐下,直勾勾地望着我,犹如遭受电击

    ,我更加仓惶无措。

    见我眼睛瞪得大大的,脸上是毫无血色的,大哥蹙眉,扳起一只腿架着,用手做了一个听电话的手势,我恍然

    大悟,他是想知道我有没有戴窃听器。

    我摇头,他冷冷一笑。扯过桌子上的杯垫纸,拿金笔写了几个字,『要么脱掉,要么下船。』

    大哥的态度很强硬,我知道他不希望他说的每一句话,都被警员监听去,我深吸一口气,脱掉浅蓝色格子大衣

    ,卷起衣袖,给他看我没有带微型讯号器,然后解下手表和放在他面前的桌子上,耸了耸肩,可以了吧?

    大哥从上到下审视了我一遍,然后拍了拍床沿,坐下。

    我无言地听从,大哥从西装口袋里拿了一盒药出来,倒了一杯矿泉水,把药递给我,先把药吃了。

    我拿过来一看,是预防晕船的药物,虽然气氛有点怪怪的,但大哥到底还是大哥,我吃了药,拘谨地放下杯子

    ,大哥站起来走到房间的另外一边。

    仔细看,这间卧室装饰得很细致,墙上挂着太宗台的风景照,拍摄角度是高耸的悬崖,比邻碧蓝的大海,天花

    板是雪白的,边缘装饰成海浪的样子,壁灯是仿真的海星,地毯是浅蓝色的,十分柔软。

    大哥脱掉了西装,扔到舷窗前的一张金红色扶手沙发上,然后打开小冰箱,自己拿酒喝,他似乎很熟悉这里,

    对了,游艇是黑道大哥们很喜欢用的生意道具,在交易时遇到什么意外,他们会把赃物统统丢进海里。

    汉江波光粼粼,上午暖融融的阳光将大哥高大的身影映照在地毯上,大哥不仅有练跆拳道,还有练拳击,我见

    过他打架的样子,出拳凶狠而暴戾,不顾一切,被他一拳揍倒的人,基本上无法再站起来。

    我还记得……十四年前,大哥还是高中生的时候,金佚组遇到了一次大动荡,那时,为了给养父一点血的教训

    ,富川组二十多个流氓,拿着棒球棍,摩托车链,浩浩荡荡地冲进大哥就读的学校,那年我九岁,正好和二叔一起

    去接大哥放学,看到的,是我至今难忘的震撼场面。

    体育馆里到处是血,混混们躺倒一地,有些伤势还很严重,只有大哥还站在篮球架下面,也是头破血流,手紧

    紧拽着铁链,眼神就像一头被激怒的狼,迸射出凶狠蛮横的光来,他冷厉地扫视全场,看见我后大吃一惊,然后丢

    掉铁链,冲过来猛地抱住我,我比他矮许多,所以他是跪着紧抱着我,我听到他颤抖地叫我的名字,小风……

    我不明白是怎么回事,只是很惊恐,感觉大哥身上全都是血,后来二叔拉大哥起来,察看他的伤势,金佚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推荐本书加入书签

设置

字体样式
字体大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