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PO18小说

手机版

PO18小说 > 其他 > 黑道情人 > ·第12章

底色 字色 字号

·第12章

    柔的男人。

    我的外貌完全遗传自母亲,那个抛弃我和父亲之后,再也没有回头的母亲,她很美,黑色的卷发披在肩头,浓

    密的睫毛下眼睛水灵灵地,鼻子小巧,皮肤雪白,看不出岁月的痕迹,她依然在为自己奋斗。

    我小时候很讨厌她,可是现在并不恨她,在她还很年轻的时候嫁给了父亲,生下了我,如果不是因为对父亲的

    爱,哪个女演员会在事业正要红火的时候结婚生子?只是后来她还是选择了事业,在当时颇有名气的剧作家,才是

    她需要的伴侣。

    妈妈没有回头,我也没去惊扰她,后来,爸爸死的时候,养父为了领养手续的问题带我去见她,可能是养父的

    黑道排场吓到了她,即使我就在车里,她还是拒绝见我,坐下不到五分钟,急匆匆地签署了同意领养的手续档,就

    拿起手提袋挡着脸,从咖啡厅侧门走了。

    那天,我没有哭,一直表现得很安静,回到金佚组大宅,看到父亲摆在前院的灵堂时,我突然泪如泉涌,大哥

    走过来,握紧我的手,无论我哭多久,他就那样一直紧紧地握着,后来的好几天,我都在他的怀抱里哭着入睡。

    我想,大概从那个时候开始,我的目光就不自觉地追随着大哥了,仔细想想,大哥那时才十六岁,被一个整天

    哭哭啼啼的小鬼黏着,居然不会嫌烦?

    我沉思着看着镜子,念书时,我长着一张『看起来很好欺负』的脸孔,现在五官已经成熟起来,和母亲已经有

    了明显的差别,是一张成熟男性的脸孔,虽然睫毛还是那样长,衬着黑色的大眼睛,真的是……

    毫无威信力。我颓丧地自言自语,咚咚咚,有人敲门,是阿权。

    可以进来吗?门外,阿权拘谨地问。

    哦,进来吧。我想也没想,便答道。

    阿权比我大两岁,就像大哥的影子,一直跟着大哥走进走出,他很少和我说话,印象里,也就是点头问候而已

    。

    阿权一手端着看上去很沉的餐盘,一手关上门,才说道,小少爷,组长他……他突然愣住了,看着我,然

    后又看着凌乱的床,视线下移,看到了地板上那些夸张的内衣,嗯……咳。

    我的脸孔猛然涨红了,不知道该去收拾衣物,还是去收拾床,可实际上哪样都用不着,因为我还没完全系上衬

    衫纽扣,雪白胸膛上的红点,已经说明了一切。

    阿权干咳了一声,收敛震惊的神色,不再看我,走快几步把餐盘放到床头柜上,有点生硬地说道,组长让您

    吃完了就休息,他在楼下打牌,等下再上来。说完,他略一鞠躬,目不斜视地走到门口,迟疑了一下,如果组

    长不让说的话,这件事我不会告诉二叔的。

    阿……我刚开口,阿权就打开门,走出去了。

    我呆若木鸡,半晌之后,才微弱地开口想叫他回来,可是回来之后又如何呢?我想解释什么呢?望着紧闭的门

    扉,我的心情如同打翻五味瓶,在大家的眼里,我还是大哥的弟弟呀……

    我在床边坐下,看着热腾腾的海鲜捞面,却一点胃口也没有,『我们是兄弟呀……』忍着不让眼泪掉下来,我

    提醒自己注意伦常,我怎么可以对大哥有非分之想,这在养父眼里,是绝不可能被容许的事情,我是不是昏了头了

    ?

    而且,我又怎么能破坏大哥和贤姐那么多年的感情?我深深吸气,拿起筷子,捞起面条就往嘴里塞,其他还有

    蟹肉,泡菜,鱿鱼,我像是饿了很久一般,拼命地吃,大口大口地咀嚼,可是嘴里却什么滋味都尝不出来,眼泪终

    于滚落下来。

    下午两点一刻,阿权上来看过我,说是朴石英打牌输给了大哥,大概是一亿两千万韩元,气呼呼地要翻本,李

    翰没有输赢,所以牌局可能要延长,我听了点点头,并不吃惊,大哥和日本的小野组打过『生死局』,将势力不小

    的小野组请出了中城区,当时,每发一次牌的赌金是十亿。

    我在阿权的『注视』下爬上床睡觉,可是翻来覆去怎么也睡不着,我本来就不是来旅游的,我回想着情报科给

    的游艇平面图,李翰的房间好像……就在隔壁?

    大哥似乎一开始就打定主意,不让我随便地下楼去了,不知道他用什么籍口打发了疑心重重的李翰,不过,对

    我来忽视却是好事啊,李翰的房间里,应该有些有趣的东西吧?

    我想了想,一骨碌爬起来,走到门边,咚咚敲了敲门。

    有事吗?阿权果然守在门外。

    我想喝水,我故意哑着嗓子说,显出还很困倦的样子,我吃了海鲜面,很渴。

    冰柜里没有水吗?阿权质疑道。

    只有酒和很甜的饮料啦,我喉咙干得冒火,你拿瓶矿泉水上来吧?我把门打开一条缝,露出光溜溜的脚丫

    ,不过,可不可以把水瓶放在门口,呃……我没穿衣……

    我话还没有说完,阿权就已经蹬蹬蹬下楼了,没想到我也有用烂俗的台词糊弄大哥手下的一天,我打开门,探

    出身子,走廊里空无一人,反之楼下十分热闹,有哄闹的音乐,女人们的嬉笑声,我走出房间,关上门,蹑手蹑脚

    地走到隔壁的房间前。

    说实话,以李翰的资本,怎么买得起这样大的游艇呢?

    我屏住呼吸,按了按手柄型的把手,传来细微的喀嚓声,门是锁住的,我蹲下身子,仔细看了看锁孔,门锁是

    带微型TM卡的电子锁,用领带夹,铁丝之类的东西未必能打开这扇门,我试了一下门缝,地毯很厚,堵得密不透风

    。

    怎么办?我紧皱着眉头,心脏怦怦直跳,去李翰那里偷TM卡?不可能!大哥会发火的,可我也不能一直蹲在李

    翰的房间门口……他一定会把大哥找来的,到时,除了一顿责骂,大哥还会把我反锁起来,那这次卧底行动还是失

    败!

    我站起来,着急地拉了拉门把,左顾右盼,这里有什么东西可以用?可是越看越绝望,消防水管,泡沫型灭火

    器,风景照,植物盆栽,地毯,敞开的舷窗,哪个可以用来开门?

    难道,我要用灭火器把门砸开吗?!

    隐约地,我听到阿权和黑鬼说话的声音,他就在旋转楼梯下面,马上就要上来了。

    XX!忍不住说了粗口,心里忽然冒起一个大胆的念头,但是真的非常危险,我想郑彬一定不会喜欢我这样

    做。

    可是,如果不使用点非常手段,警员大概永远都找不到证据。

    我下定决心,急匆匆奔向敞开的舷窗,探头,便看到一层甲板上那非常漂亮的恒温游泳池,有个女人背对着我

    坐在泳池边上,好像在享受日光浴,甲板上并没有其他人走动。

    舷窗外的船体是十分光滑的,呈七十度倾斜,但是从这扇窗到隔壁的那扇窗的距离非常之近,就算脚下踩不到

    什么东西,我也相信我的臂力。

    只是——我有点晕船。

    看到船侧旋桨拍击出的泊泊白浪,我就有种头晕目旋之感,闭上眼睛,深吸一口气,我很利索地钻出了舷窗,

    双手紧紧地攀着窗沿,倾斜的船体减轻了手臂肌肉的负担,我把它想像成室内攀岩,虽然,悬空的脚底下是翻腾的

    浪花。

    从一扇窗到另一扇窗,我只花了几秒的时间,游艇已经快到入海口了,江面更阔,船只渐少,我很庆幸没有人

    看到我这副诡异的样子,穿着黑色衬衫,光着脚,攀在急速行驶中的游艇外面,大概会被人视为疯子。

    我咬一咬牙,手指摸索到又一扇舷窗——就是李翰房间的窗,再过去两扇窗,便是大哥的房间,可是,大哥房

    间的舷窗下面,是大客厅,如果攀在外面,蹭着玻璃的脚会被底下的人发现的。

    李翰房间的舷窗开着一条细缝,我抓着窗,用力地把它推开,可是窗很紧,移动了一点便卡住了,我改用拳头

    拼命地砸它,又用手推,手心里都是汗。

    终于,窗子谑地敞开了,我感觉到房间内的暖气吹着我的额头,我松了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推荐本书加入书签

设置

字体样式
字体大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