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PO18小说

手机版

PO18小说 > 穿越 > 金玉满堂(古言女尊NP) > 第三十章:整夜(H·中)

底色 字色 字号

第三十章:整夜(H·中)

    得以释放的仲彦景是舒服的连连喘息,宋怀玉倒是惨了,他射出的阳精有些落到了她的头发上,要是不及时清理,怕是过了会儿就凝固了。
    “你,你先起开,我去洗洗头发。”
    满腔的腥臊味熏得她头晕,宋怀玉推推趴在身上的仲彦景,他浑身热乎乎的,这么与她紧贴,给她都弄热了。
    “待会儿再去,以免过会儿又给弄脏了。”
    积攒了二十多年的阳精没射个痛快,仲彦景哪里满足,既然那女皇不愿碰他,那他也没有必要继续为她守身如玉下去。
    宋怀玉眼睁睁瞧着他胯间的玩意儿又抬起了头,吐出几股子前精跃跃欲试。
    宋怀玉无奈望天,瞧那明月隐隐藏在云朵里,好似因窥见这场情事而害羞地藏起来,她檀口微张,想说的话到了嘴边又给吞了回去。
    算了,都到这个时候了再拒绝就显得矫情了,做一次也是做,干脆爽快点,反正都和盛远做过了,怕什么!
    在仲彦景上下其手时,宋怀玉一把抓住他不老实的手,香腮潮红着说:“我要在上头。”
    仲彦景愣住没做反应,宋怀玉以为他不愿做下面那个,磕磕巴巴地补充道:“你...你要是不愿意就算了,我...”
    可下一秒,风中竹叶翻飞,眼前的明月换作了仲彦景那张能够祸及殃民的脸庞,他躺在下面,卷曲的长发铺了满地,雪白的躯体在那件薄薄的红色薄衫的映衬下尤为惹眼。
    他胸膛起伏剧烈,宋怀玉的手撑在他左胸腔上,强劲有力的心在失控地急跳。
    “什么姿势我都愿意。”
    他说。
    宋怀玉被他嘴边的笑迷得脸红心跳,脑子里有根筋似乎断了,断裂的瞬间,她附身下去,学他那样从额头一路吻到他的锁骨。
    她的吻又轻又暖,被她吻过的每一处如火烧似的在发烫,同时胯间的硬物也因她的亲吻变得又胀大一圈,硬得发疼。
    宋怀玉对性的认知还处于菜鸟的阶段,她吻着身下的人,吻着吻着忽然就忘了下一步该怎么做,她与仲彦景泛红的双眼相对,尴尬的气氛弥漫。
    嗤—
    一声轻笑让宋怀玉尴尬的想遁地,可面上又不想落下风,于是手握成拳捶了下他的肩:“你,你笑什么!?”
    仲彦景笑得眯起眼睛,他越瞧着宋怀玉越觉着喜欢,像她这样可爱的女子在长宁是不多见的。
    “没,若是怀玉不会,彦景可以教您如何做。”
    仲彦景敛起笑意,若是再不释放欲望,他都怕自己的‘小兄弟’都要憋坏了。
    “该...该怎么做?”
    宋怀玉又紧张起来,雪白的双腿在他腰间微微用力夹起,仲彦景那物什硬邦邦地戳在她屁股上,那强烈的存在感令她不敢忽视。
    “不急,先把亵裤脱下来。”
    他说。
    宋怀玉乖巧地照做,解开亵裤脱下扔到一边。
    “对,然后用手把你的穴儿撑开。”
    他的视线定定落在宋怀玉腿间那处白净,天生白虎可不多见,如今却被他遇上,前些日子与她浅尝欢好时带来的爽快他可是至今没忘,眼下他即将完全入进去,他都无法想象那会是一种怎样的极乐。
    宋怀玉从未如此直白的听见男人称呼她那处,脸颊一热,在他的注视下伸手下去,将紧闭的花唇撑开些许。
    “坐上来,扶着我的阳具先不要入进去,像那晚那样,用你的小穴含住它慢慢地磨。”
    仲彦景从未觉得时间如此缓慢,也从未觉得说出这番话时喉咙有多干涩。
    宋怀玉是个听话的学子,她按着仲彦景的话缓慢沉下屁股,腾出的那只手握上他的阳物,当她的花穴贴上那根温热的棍子,彼此皆是腰腹一紧。
    “压下它,前后地蹭...”
    他的手卡在宋怀玉胯上,狭长的眸子目不转睛地盯着她的娇穴含住他的棒身前后地蹭,喉结滑动,他胸腔的热意无法疏解,只得将胸腔的热意聚在一处,至于那处是哪儿,宋怀玉的表情足以说明一切。
    他,他的那玩意儿怎么又大了一圈儿?
    宋怀玉双手撑在他身上,细腰被他扣着,腿心紧紧含住他的棒身前后地碾磨。
    仲彦景的那物什又硬又大,尤其那硕大的龟头,每每蹭过那处,那硬硬的龟棱总会顶得她浑身轻颤,身体不自主地泻出大股淫水。
    有了蜜液的润滑,两人贴合之处发出的黏腻声无疑是最有效的春药,仲彦景不自主地挺腰,好几次险些将半个阴茎捣入那湿暖的穴腔。
    宋怀玉咬唇轻哼,欲火被点燃,这样浅尝辄止地蹭显然无法完全浇灭熊熊燃烧的欲火,她想要更多,想要仲彦景能够用力地要她。
    “怀玉,最后把屁股抬起来,试着把它吞下去。”
    仲彦景也难受得紧,看她湿得差不多了,便接着教下去。
    “好...  ”
    宋怀玉抬起屁股,扶住仲彦景那根粗硕的阴茎缓缓坐下去。
    龟头刚贴上,宋怀玉的蜜穴就像有了自我意识那般主动将其吞了进去,龟首完全入了进去,仲彦景爽得险些精门失守,还好他定力足够好,不然还没完全操进去就缴了械。
    前几日被盛远凿开的穴又恢复当初的紧致窄小,仲彦景的性器刚被吞进半截就无法再进入更深些了,宋怀玉不上不下地被卡在那儿,焦急得额头都渗出了好些汗水。
    “太大了,吃不下去了...”
    她保持这样的姿势腿都有些酸了,仲彦景眼看她要打退堂鼓,忙出声道:“若是怀玉不怕疼,要不我来?”
    听仲彦景的话,宋怀玉心中再三思量,心想女上男下的姿势属实难得,不如趁这个机会体会一把是何感觉,她并不想失去这个机会。
    “不,我可以。”
    宋怀玉咬咬牙,扭动着柳腰一点一点地将他的棒子吞下去,当两人完全结合,仲彦景一声尾音勾起的呻吟在这风中荡开。
    “嗯~”
    宋怀玉自是也爽得头皮一麻,小穴一抽一抽地吞吐着男人青筋盘亘的阴茎。
    “动一动,怀玉,动一动。”
    仲彦景见她就这么吃下自己的阳物不再动,埋在她穴里的硬物硬得快要爆炸。
    宋怀玉深呼吸几次,拖出藏在脑海深处的,AV里女上时,女主角是如何做的画面。
    她双手依旧撑在他的胸膛上,小屁股一上一下地吞吐着仲彦景的肉棒,因是女上的姿势,每次坐下,龟头都能捣入深处。
    “啊~好爽~怀玉,好爽怀玉~”
    仲彦景美目眯起,被快感冲昏头脑的他只知道尽情地呻吟喘息,太爽了,真的太爽了,原来这便是女子的穴吗?又软又暖,里头好像还有无数张小嘴儿在吮吸他的棒身不放,尤其铃口处,溢出的前精好像都被里面的小嘴儿吃了个干净。
    “你,你别叫~”
    宋怀玉慌忙地去捂住他的嘴,动作停下,仲彦景不悦地睁眼,嘴巴被她捂着也说不出话,他只好点头应允下来。
    宋怀玉本以为他就此不会再乱叫,谁曾想他长眸一眯,眼神中带着不怀好意地挺腰用力一撞,宋怀玉娇小的身子竟被撞得拋起又重重落下,她吟哦一声,被他这一下顶得泻出大泡蜜液。
    “仲彦景,你再这样的话,我就不做了。”
    宋怀玉满脸通红,小穴紧紧绞着他的棒身不动。
    “好怀玉,好妻主,彦景知错了,真的知错了,你快动动好不好?”
    仲彦景本就临近射精关头,宋怀玉停下不动无疑是折磨,他动了动窄腰,想要撑起半个身子去吻她,谁知宋怀玉她直接双手压下他的肩,跨坐在他腰间用力吞吐着肉刃。
    穴里泻出的蜜液在数百次的抽插中被搅出白沫,每每坐下去,龟头顶入深处戳中她那处控制着高潮的软肉,激得她赤裸的双足蜷缩。
    咕叽水声与仲彦景那藏了二十多年阳精的阴囊拍打在她臀上的啪啪声不绝于耳,飞溅的白沫溅上他下腹腔上的阴毛上。
    仲彦景忍住想叫出声的冲动,双手抓紧了地上的枯叶,白嫩的身躯显出诱人的绯色。
    宋怀玉的穴口被仲彦景那物什撑得发白,棒身抽离带出艳红的媚肉,她又上下吞吐了数十下后,眼前掠过一道刺眼的白光,强烈的快感在这一刻彻底喷发,她身子一软,趴在仲彦景胸膛上迎来了高潮。
    仲彦景也于她后一步迎来高潮,精门失守,积攒了多年的阳精如水柱般尽数迎着被操开的宫腔射去,棒身颤抖,一股接着一股,好像射不尽似的。
    宋怀玉趴在他身上接受精液的洗礼,许久过去感觉他的肉棒还硬邦邦的杵在她穴里,便问道:“你射完了吗?我好累。”
    仲彦景大掌托着她的小屁股,埋在她穴里的肉棒还在射精,量足得很,很快射得她的花穴都装不下了,大部分都流了出来,沿着她的腿根打湿他的裆部。
    “怀玉,夜还长...”
    素了这么多年的仲彦景怎会放过这次机会,才一次而已,不足以疏解他这么多年以来被迫深藏的欲望。
    宋怀玉惊恐地瞪大眼睛,一次还不够???
    瞧她一副震惊的表情,仲彦景方才结束射精疲软的性器又硬了,滑出花穴,硬邦邦地顶着她被操开还未紧闭的嫩穴。
    “一次自然不够,怀玉,今夜你可要好好吃下我这积攒了二十多年的阳精,可不能浪费了...”
    仲彦景将她反身压在矮桌上,高大的身躯笼罩着她娇小的身子,大手滑向她的腿间,手指撑开花唇,借着穴里的蜜液与精水又将肉棒送了进去。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推荐本书加入书签

设置

字体样式
字体大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