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PO18小说

手机版

PO18小说 > 穿越 > 金玉满堂(古言女尊NP) > 第四十八章:初入宫(中)

底色 字色 字号

第四十八章:初入宫(中)

    “去备些热水来。”
    “是。”
    半开的房门吹进冷风,轻飘飘的床帏被这阵风稍稍吹起,帐内的宋怀玉累得抬不起胳膊,仅存的那些力气也只能支撑她睁开眼帘,隔帘望向房门前的青色背影。
    霍铮遣走了方才敲门的侍子,回眸与其迷蒙的视线撞上。
    “我叫了热水,估计还要些时候才能送过来,你再睡会儿。”
    他撩开袍子一角坐在床沿,抚开她颊上贴着的碎发。
    宋怀玉眼下是半点力气都无,有气无力地嗯了句,没撑多久就睡了过去。
    霍铮眸中盛满柔情,为她盖好干净的蚕丝被子,就坐在这儿静待侍子将热水送来。
    “怀玉...”
    瞧着她熟睡的模样,霍铮脑海里浮现了一张藏在树叶间的小脸,日光将斑驳树影投落在他眼前,模糊了视野,也模糊了树叶缝隙间的白净小脸,虽说看不清脸,但她脆生生的声音却在他耳畔回绕多年不曾消退。
    宋清风,她必然不是他年少时在探出宫墙的枝木里遇到的小姑娘,虽然女帝的模样与他记忆里那个小姑娘有些相似,但多年的相处下来,他总觉得她不是她...
    “痒...阿远,别闹了。”
    睡梦中的宋怀玉挥开脸上作乱的手指,以为身处家中,下意识脱口而出的亲昵名讳令霍铮的举动僵了下。
    “虽说是晚了些,但,至少拥有了你。”
    他也不知自己为何会对宋怀玉的独占欲如此强烈,瞧着他静谧的睡颜,莫名想要将她藏起来。
    “难道是老毛病又犯了?”
    他扶额叹息,多年前在边疆驻守时见了太多血,夜夜梦魇,以致性情大变,变得独占欲极强且敏感,服药扎针好些日子才恢复些正常,现下遇到宋怀玉,他又想把她藏起来独占了。
    “我该拿你如何?”
    霍铮勾起她的一缕青丝贴上唇畔,阖眼亲吻。
    ...
    “什么?女,女帝要我进宫?”
    宋怀玉猛地抓紧桶沿,震惊地瞪大双眸。
    “别怕,女帝并非传闻中那般可怕。”
    霍铮正为她擦背,柔软的绢帕拭过瘦薄的背,女帝为何突然邀她入宫,他也不知所谓何意。
    宋怀玉惊得小脸儿发白,双手紧紧抓住桶沿,霎时间竟忘了霍铮此时正为她擦拭背脊,姿态亲密。
    难不成是女帝知道了她睡了仲彦景跟霍铮了吗?
    思及此,她浑身瘫软,若不是身后的霍铮及时扶稳了她的胳膊,她怕是会整个人都没入水里挣扎。
    霍铮瞧她胆小的模样,嘴角微微上扬:“放心,女帝并未知晓你与我与仲彦景之间的秘事。”
    其实宋怀玉担心的事不止这一件,当初她刚穿越过来,昏睡时梦中那句让自己远离姓宋的人,如果太靠近了,说不准会威胁到自身安全与长宁的安危。
    “我可以不去吗?”
    宋怀玉吐口气,整个人弯的像只煮熟的虾子,双臂抱着水里的腿,闷闷道。
    “不可,皇命不可违。”
    霍铮慢慢道。
    “霍将军,其实我并不想与皇家人惹上任何关系,原本我也只是想与家中夫郎安然度过一生...”
    言外之意就是她其实并不想和仲彦景与他有任何关联,与皇家人接触,必会染上一身腥骚。
    霍铮闻言将帕子绞干,搭在桶沿,换上双手为她按揉僵硬的肩颈,特意绕开了她受伤的一侧:“可命运还是让我们相遇了不是吗?”
    宋怀玉抿唇,僵硬的肩颈被霍铮按摩得非常舒服,绷紧的筋得以放松,面上的神情也逐渐放松下来。
    “......”
    可是我一旦与你们皇家人产生关系,是会死的...
    她连连叹息,女帝的身份摆在那儿,她是无论如何都要去的,至于去了之后会发生什么,那她就不曾所知了,但愿届时她能安然归家...
    “放心,届时我也会去,所以不必担心会发生什么。”
    霍铮的手逐渐变得不老实,从脊背的浅沟缓慢滑到胸前,指腹摁在两粒绯色的茱萸果上:“怀玉,再陪陪我。”
    宋怀玉简直怕极了霍铮的精力,明明平日里他所做的事可以消耗掉一个人整日的体力,但他真的不同,精力旺盛,压着她做了好几回仍能金枪不倒。
    “如果霍将军想我死在床榻之上,就请便。”
    她是真的快要被霍铮榨干精气神儿了,怎么这个架空朝代的男的这么厉害?难不成是有什么特殊朝代的Buff加成?
    霍铮终究还是松了手,转去为她清理有些打结的青丝:“怀玉你还是太瘦了,过两日我差人送些补药过去。”
    他的指腹游弋过宋怀玉背后隐隐凸起的骨头上,心疼地蹙起眉头。
    “不必费心了霍将军,我...”
    “霍将军,有人来找。”
    门外,侍子叩响紧闭的门扉,霍铮想再同宋怀玉单独相处会儿,便道:“若是无关紧要之人,便让他走吧,眼下谢绝见客。”
    “可是屋外那人说是宋姑娘的侧夫,名为阿景。”
    侍子并未离开,仿佛预料到了霍铮会说出此番话,借此复述来者的话。
    霍铮的手掌停顿半晌:“让他进来吧。”
    宋怀玉闻听‘阿景’两字,挣扎着要从水里出来:“霍将军,我洗好了,你快...”
    “不可,方前射进穴中的阳精还未洗净,他来便让他等等也无妨。”
    霍铮态度强硬,不管她怎样挣扎,愣是将她重新摁回水中,常年握剑的粗糙大掌探入她的腿心,弯起两根手指深入软穴抠挖。
    “嗯~”
    宋怀玉咬唇忍下呻吟,腿心里他卖力抠挖的手指总会碰上那块儿凸起的软肉,身躯轻颤,紧握桶沿的双手都握得发白。
    “哈啊...”
    霍铮的长眸翻涌着化不开的欲念,宽松的青色长袍下,硬到极致的阳物又突突地吐出两股清液来。
    屋外,仲彦景戴着帏帽同侍子走到霍铮与宋怀玉所在的房门前。
    “霍将军正在房内。”
    侍子道。
    “嗯,我知道了。”
    仲彦景妖冶的面孔藏在帏帽下,遣走了侍子后,撩开白色帽纱,一对妖邪的长眸里翻涌着怒意。
    “霍铮!”
    他走到门前,正欲推门,怎知里头传来他再熟悉不过的女子呻吟,断断续续地落入他的耳朵里。
    “霍铮!你当真是脸皮极厚!旁人的妻主你也敢染指!”
    他愤怒极了,猛地推开门,一股浓烈的甜腻味扑面而来,紧接着,霍铮怀中抱着他的妻主宋怀玉走到面前来,他满含怒意的眼神扫过霍铮怀中雪腮绯红,水眸含春的宋怀玉,她那模样,分明是经历过了一场情事!
    霍铮淡淡地扫过他愤怒的神情,满不在乎道:“声音小些。”
    仲彦景气得衣袖里的双手都在抖,这霍铮当真是好样的,当年在宫中也是如此,他看上的最终总会成为霍铮的东西,就如当年他看中的一副西域使者送来的白玉珠,原本该属于他,结果几个时辰过去,那副白玉珠倒成了霍铮的囊中物。
    如今他看上了宋怀玉,本想着她是名村妇,霍铮不会看上她,可现在呢!?
    “你!你撒开!怀玉是我的妻主!”
    他上前一把将浑身软腻的宋怀玉夺到怀中,怒瞪跟前一脸坦然的霍铮。
    “小心些,怀玉受了伤。”
    霍铮随手束起长发,理了理皱起的青衫道。
    “怀玉你怎么又受伤了?”
    仲彦景将怒气放一放,小心地打量起怀中软答答的宋怀玉,她面色虽红润,但微敞的衣领下,还是能瞧见裹着伤口的软布。
    宋怀玉颊上温度还未消退,任仲彦景将自己抱着,面颊贴上他温暖好闻的胸膛:“嗯,原先我是想出门找你来着,结果遇到了个想杀我灭口的杀手...”
    仲彦景与霍铮面面相视,想不通宋怀玉不过是名村妇罢了,为何会有人派遣杀手追杀她。
    “是我的错,让妻主深陷危难中。”
    仲彦景懊恼,若是他不曾出门散心,宋怀玉也不会遇上杀手,更不会同霍铮有了肉体关系...
    “不怪你。”
    宋怀玉摇头。
    “霍铮,你没了清白之身,就不怕陛下她降罪于霍家吗?”
    仲彦景不明白,宋清风对霍铮极为宠爱,宫中所有人都在传未来的帝夫之位必属于霍铮,现在他丢了清白之身,难道就不怕与宋清风大婚之日被发现吗?
    霍铮的目光落向宋怀玉湿发下的细颈,喉结滑动,不自然地错开视线:“陛下不会碰我的。”
    仲彦景眼神奇怪,不会碰他?难不成陛下她真像传闻中那般,不喜男子?
    “你怎么知道?”
    他问。
    霍铮没有答话,只是上前要摸摸宋怀玉的细颈,不过他刚伸出手,就被仲彦景毫不客气地拍掉:“不知羞耻。”
    宋怀玉趴在仲彦景怀中,没有力气去阻止霍铮与仲彦景之间的涌动暗流。
    “那你日后要...”
    “和你一样。”
    仲彦景与宋怀玉齐齐瞪大眼睛,霍铮这话的意思是也想和仲彦景一样加入这个已经分外拥挤的小家吗!?
    “不行!”
    仲彦景出声拒绝。
    “这由不得你做决定,怀玉,明日我便会送你进宫。”
    他故意忽略仲彦景愤怒的表情,同默不作声的宋怀玉道。
    “嗯...”
    宋怀玉只觉着好累,趴在仲彦景怀里不愿起来。
    ————
    走剧情咯~~~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推荐本书加入书签

设置

字体样式
字体大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