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PO18小说

手机版

PO18小说 > 穿越 > 金玉满堂(古言女尊NP) > 第五十五章:假山情事(霍铮微H)

底色 字色 字号

第五十五章:假山情事(霍铮微H)

    从前只在电视里才能看到的宫廷夜宴,现在却近在咫尺,只不过跳舞的人不再是身姿曼妙的女子,而是男子,他们穿得有些清凉,薄薄的纱衣下,男子灵活的腰肢扭得比女人还要柔媚,看得宋怀玉都忘记喝酒了,直勾勾盯着他们的水蛇腰。
    霍铮更是吃味,她看得那样入神,嘴唇微张,显然入迷极了。
    他半眯起双眼,心道这有什么好看的,难不成她喜欢这种清瘦的?
    伸手摸向自己的腰,月白的腰封里劲腰结实,隔着衣服也能隐约摸到腹肌的形状。
    霍铮再抬眼望了望宋怀玉的眼神紧随其中一名男子,郁闷地喝了口酒,哪曾想喝得太急,还不小心把酒水里的海棠花也喝进肚子里,他后知后觉地掩唇吐出海棠花,花蕊的苦涩在舌尖蔓延,眉心渐显川字。
    “噗...”
    宋怀玉自然看到了霍铮把海棠花吐出来时的样子,轻笑出声。
    黄莺似的笑声引来霍铮的注意,他好奇地挑了下眉,迎上她笑弯了的眼睛,眉目如画,挥散着暖色光晕的烛光落进她的眸子里,眸光如皎月,盯住人时,怎会不心动?
    怦怦—
    霍铮无法掩饰自己的心动,经战沙场多年的将军也会手忙脚乱地为自己斟上一杯酒送进喉咙,无人发现他的脸都红了。
    对面矮桌后的庄晏明早已将两人的小表情收进眼中,他身姿笔挺,如一枝青竹傲然清冷,手持酒樽送到微微抬起的面具下,薄唇轻抿,润得唇瓣泛起水光。
    哼...
    他冷哼一声放下酒樽,溅出几滴酒水。
    好无聊。
    宋怀玉喝完一杯酒,撑着下巴有些微醺,微眯的双眸氤氲着层水雾,心不在焉地玩弄矮桌上的海棠花。
    不行,有些醉了。
    她揉揉太阳穴,微微侧身向霍铮低声道:“霍将军,我有些醉了,可否离席去别处喘口气?”
    霍铮侧目,她看起来的确是醉了,面颊上飞起两团红晕,上扬的眼尾也醉得微微垂下,多像午后晒着太阳餍足的狸猫。
    “可以,但,不要走远了。”
    他深沉的眼神扫过她闪烁水光的嘴唇,微颔首。
    于是,宋怀玉趁所有人没有注意的情况下起身,碧色的倩影慢慢隐入团团簇簇的海棠花中。
    远离了夜宴,醉人的酒香被风吹散,宋怀玉在附近散心,抬头发现一轮皓月,周围星辰点点甚美,抬头望着望着就不知道走到了哪儿。
    “这是...哪儿?”
    宋怀玉站在两扇宫门前环望,想起庄晏明说过宫中的侍卫刀剑不长眼,心脏咯噔一下转身要走,可当她经过身边紧闭的宫门,透过缝隙竟看见宫院中,月色下断壁残垣的轮廓。
    这里是...
    她知道这样做容易被降罪,但她实在是好奇,脚尖调转方向,轻轻推门而入。
    嘎吱—
    年久失修的宫门发出刺耳的嘎吱声,宋怀玉没推开太多宫门,一是这两扇宫门实在太重,二是她身子单薄,可以轻易地钻进去。
    踏入宫院,宋怀玉彻底窥见月色下被大火焚烧过后的宫殿,歪歪斜斜的断梁有些掉在地上,有些还架在还未烧断的主梁上岌岌可危;地上的青砖也有大火焚烧后的痕迹,可见当年那场大火烧得有多大,导致这么多年风吹雨打也没冲刷干净地上的痕迹。
    她走到宫墙边,伸手摸向身前这棵被大火烧断的树,脑海里又钻进过去零碎的记忆...
    ‘阿铮,你可要接住本公主啊,不然本公主唯你是问。’
    女孩儿扶着树干,冲树下的少年娇声道。
    ‘公主放心,我会接住您的。’
    少年张开双臂,下一秒,树叶被风吹得簌簌作响,翠绿的树叶落下,女孩儿粉色的裙摆在空中划出优美的弧度,紧接着,女孩儿稳稳落入少年的怀里,咯咯笑了两声,娇滴滴地唤了声。
    ‘阿铮,你会是本公主的未来皇夫吗?’
    ‘会。’
    “咦?鸾翠宫的门怎么开了?若是被陛下知道了肯定要大发雷霆的。”
    “那就赶快把门锁上吧。”
    锁门?
    宋怀玉本想制止她们,结果想到自己不该进来,若是被宋清风知晓了,肯定会被责罚,一时犹豫,门外就响起了锁门的声音。
    完了,出不去了。
    她站在高墙下,着急地来回踱步,思考着该怎么离开,过了会儿,墙外传来霍铮的声音。
    “怀玉?”
    “我在里面!”
    她惊喜地回道。
    “宫门被锁了,我也没有带刀,你...”
    “没事儿,宫墙后面有棵树,我可以爬上去。”
    她拍拍树干,费了点劲儿才爬上分开的树杈间。
    “那你小心些。”
    他道。
    宋怀玉颤颤巍巍地站在树干间,小心翼翼地踩上往外延伸的,与自己的脚一般粗细的树干,展开双臂平衡身体,伸出只脚稳稳地踩住宫墙上的琉璃瓦,待稳住身子,颤颤悠悠地站起身来,与宫墙外等候的霍铮眼神相对。
    “霍铮。”
    她笑道。
    霍铮仰脖望着朦胧月色下的宋怀玉,恍惚间记起当年从树上扑进自己怀里的女孩儿,微微拎起裙摆,朝自己笑弯了眼睛。
    “我会接住你的。”
    他眉目变得柔和,张开双臂稳稳的接住从宫墙上跳下来的宋怀玉。
    霍铮高大的身躯被撞得向后趔趄了下,结实的臂膀紧紧抱住怀里的温香软玉。
    “接住你了。”
    他低头,张嘴咬下她发髻间落下的一朵海棠花。
    “谢谢。”
    宋怀玉从他怀中稳稳落地,理了理略有些凌乱的裙摆:“对了,霍将军你怎会知晓我在这儿的?”
    她有些好奇,难道是他天赋异禀?还是靠第六感?
    “因为我闻到了你身上的味道。”
    他笑道。
    “真假的?”
    宋怀玉惊讶地张大眼睛,鼻尖凑到衣袖上嗅了嗅,味道和宋清风身上的味道有些相似,那他是如何分辨出来的?
    “你身上的气味和旁人不同,我一闻便知是你。”
    霍铮轻轻拉住她的袖子,本要再说些什么,几滴雨水便从头顶落下。
    “下雨了。”
    两人抬头,方才的一轮皓月被乌云遮掩,密密不断的雨珠极快地砸下来,砸得两人猝不及防。
    “先去别处躲躲雨吧。”
    霍铮二话不说拉着她在雨中奔走,宋怀玉不知他要去哪儿,只能同他在雨中奔跑。
    “这儿刚好能够容下两个人。”
    拐过几处转角,霍铮带着她躲进花园中的假山里,密密匝匝地雨很快形成雨幕将两人困住,假山上还能听到潺潺流水声。
    “这雨下得真突然。”
    宋怀玉用衣袖蹭去脸上的雨水,没蹭几下就被霍铮制止。
    “我帮你吧。”
    他走到身前,抽出腰封间迭放整齐的绢帕,轻轻掐住她的下巴,用绢帕擦去她脸上的每滴水迹。
    骤然逼近的两具成熟身躯使假山内的温度攀升,氛围暧昧,尤其在霍铮在擦过她嘴上的水珠时,不小心将上头的口脂晕开,艳丽的红色蹭过嘴角,咕咚一声,她听见了霍铮吞咽口水的声音。
    宋怀玉的胸脯起伏着,掐在自己下巴上的手也愈发滚烫,连带着他的眼神也变得炙热,欲浪翻涌。
    “口脂花了。”
    他的声音变得沙哑,收起绢帕,以指腹擦去她唇上的口脂,唇肉被他的手指压得陷下去,指腹摩挲间,还会碰到她露出的牙齿。
    “怀玉...”
    他低声呼唤。
    宋怀玉怎会不知他想做什么,高大的身躯将她显衬得娇小,忆起也是这样一个雨天,他压着自己做尽亲密事...
    唇上的手指还在摩挲,霍铮低头,故意蹭过她的面颊,将滚烫的呼吸落进她的衣襟里。
    宋怀玉腰椎一麻,酥酥麻麻的痒意如走蚁怕过全身,腿心的痒意更甚,使她下意识夹紧双腿,也不知霍铮是否发现。
    “你也想要我,对不对?”
    嘴唇碰上她敏感的耳垂,霍铮清楚地感受到怀中女子轻颤的身子,他像仲彦景附身一样,恶劣地一顶劲腰,衣袍下无法忽视的巨根顶上她吐出蜜液的花穴。
    “嗯~”
    宋怀玉咬唇,还是没有来得及将呻吟吞回去。
    “怀玉,我想要你...”
    霍铮想到方才夜宴上,宋怀玉直勾勾盯着那些穿着极为伤风败俗的男子,压下的醋意袭上心头,张嘴就咬上她的耳垂。
    滚烫的呼吸尽数扑在颈间,宋怀玉低头,不知何时霍铮的手已从她的裙底钻了进去,略微粗糙的手掌掐着她的腿根慢慢向上游移,打着圈儿地往密处探去。
    “别...别,霍...霍将军...”
    她柔若无骨的手推搡着他的肩,酥软的身子早已没了多少力气,推他也等于没推。
    霍铮充耳不闻,伸出舌头舔舐她颈间的每寸皮肤,与呼吸一样滚烫的唇吻过脖颈、锁骨,但凡被他亲吻的地方像火烧一样在发烫。
    “不,不可以...真的...不可以...嗯啊~”
    呻吟溢出唇畔,宋怀玉的细腰拱起,双手深深掐住霍铮的衣衫。
    推高的裙摆底下,男人骨节分明的两指已然深入女子细窄的穴缝,关节微曲,温柔中又带有三分粗暴地抠挖着穴中的媚肉。
    喘息渐重,宋怀玉整个人靠在身后的假山壁上,娇小的身子弯得像熟透的虾子,她脑袋靠在霍铮肩头,身下的嫩穴被他抠挖得泻出大股蜜水来,滴滴答答地顺着他的手落到地上。
    “嗯~哈啊~”
    宋怀玉小脸绯红,小腹一抽一抽地绞紧穴中霍铮的手指,层迭的媚肉贪婪地吸附住他的手指。
    咕叽咕叽—
    雨幕将色情的咕叽水声掩盖,任谁走过去也不会听见这道声音,更不会窥到高大的男子将娇小的女子困在怀里行男女之事。
    修长的手指不断深入,宋怀玉情动的反应也越发明显,霍铮似被鼓励,愈发卖力地抠弄穴中凸起的媚肉。
    “别,别抠那儿,我,我快受不了了~”
    宋怀玉喘息得厉害,脖颈也在这场情事中泛起绯色。
    霍铮抬眸,原先清明的眸子被染上浓重的欲色,看上她一眼,以唇咬开她的衣领,放出她藏在罗裙下的娇乳。
    娇嫩的乳儿在寒风中挺立,霍铮婴儿吃奶般含住顶端茱萸,灵活的舌头裹住散发奶香的乳首,吮吸得啧啧作响。
    怎会有奶香?难不成是有了?
    思及此,他衣袍下的阳物有胀胀大两圈,气势汹汹地从马眼处吐出黏腻的前精,打湿小片袍下的亵裤。
    “嗯啊~要到了,我要到了~”
    宋怀玉仰起细颈,被他手指撑开的窄穴抽搐着吐出大泡淫水浇注在他的手上。
    她高潮了,面色绯红,急喘不断。
    温热的淫水浇了满手,霍铮将手从她的穴中抽离,牵扯出两根黏腻的银线。
    余韵中的宋怀玉整个人瘫软在他的怀里,湿淋淋的小穴还在一抽一抽地又滴下几滴淫液。
    ————
    吃个前菜,后面上大菜(呲溜)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推荐本书加入书签

设置

字体样式
字体大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