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PO18小说

手机版

PO18小说 > 玄幻 > 非你勿视 [盗墓笔记][黑花] > [黑花] 十四、罌粟花

底色 字色 字号

[黑花] 十四、罌粟花

    总的看来,解雨臣压根儿不在乎自己主演的影片被怎么处理,他唯一在乎的就只有一件事、一个人—
    吴邪。
    只要吴邪没看到,只有吴邪不能看到,只有吴邪......吴邪吴邪吴邪!!他竟然可以为了吴邪,甘愿被我肏!那如果其他男人也拿吴邪威胁他呢?他是不是也会乖乖张开双腿,让对方为所欲为?只要是为了吴邪.......
    操!
    明明是我自己想出来的计谋,我现在却气得快要吐血。
    凭什么,凭什么那小鬼可以!他有的什么我没有?!他做的什么我做不到?!
    我对你有求必应,你交办的任务我全力以赴,我甚至成了你的第一个男人......可为何你眼里,永远只看得见他?!
    「现在可以继续......呜!」
    我没在听解雨臣说什么,我捏住了他近在咫尺的下巴,用力地吻住他。
    愤怒烧光了我的理智。我不要再心疼这人,我不要再替他考量那个、顾忌这个......反正他的眼里自始至终都没有我,我为何不随心所欲,这才是我的本性,不是吗?
    解雨臣用力咬了我的唇,然后推开了我,我嚐到自己的血腥味,更加煽动我意识深层黑暗的那面。
    他用手背用力擦着唇,白皙的脸庞红得像是要滴出血来,凤眼烧着火光。
    「你以为你在干嘛?!」他低吼,拳握得死紧,似乎在克制自己挥拳的衝动。
    我轻佻地舔去唇上的血珠,耸耸肩。
    「你说成交的,不是吗?」
    「什......」解雨臣愣住。
    我抓紧这时机扑向他,将他转过身压在办公桌上,手绕至他身前,摸索着他下身。
    「等……放开!!……你、你要在这?!」
    我死死地压着他的背,解雨臣压根儿无法挣开,他的语调终于添了丝惊慌。
    「对。」我斩钉截铁地说。手指拉下他西装裤拉鍊摸了进去。「老子现在就要在这干你,你怎么说?」
    反正你想为吴邪献身,老子现在就成全你!
    怒气让我红了眼,烧成了另一种不顾一切的慾望。
    「不、行.....等等……」解雨臣想合拢双腿,但我没让他如愿。我的手滑进了他底裤,搓揉着他的分身,他的发香拂过我鼻间,我几乎立刻便硬了。
    我膨胀的分身隔着他的西装裤,摩擦着他的臀......我相信解雨臣必定察觉了,因为他的身躯明显僵硬了下。
    他唱戏时的艺名唤作『解语花』,我倒觉得他于我而言较像是一朵罌粟花—没碰的时候思念得紧,一碰便像个思春的毛头小子,躁进不已。
    「别……在这…....」解雨臣压住我的手,嗓音明显失了底气。他顿了顿,轻声说:「求你......」
    我停下了动作。
    我终究,狠不过他。
    见不得他委屈、为难、痛苦......便是我最大的致命伤。
    我松开了他,他一面整理衣着,一面回过头看了我一眼,神色有些奇异。或许是在提防着我如此轻易便放过他,是否还有后续的花招。
    我调开了视线,发挥我最大的耐心等他拉整好衣服,否则要我看着他一身凌乱而不出手,实在太憋屈了。
    我望着天花板,说:「告诉你的保鑣,你今晚要在我家过夜。还有,」我望向他,他也正好转过身看我。
    「你最好快些下班。」我比了比下身的紧绷,言外之意昭然若揭。
    解雨臣调开视线,点了点头。
    我望着他红通通的脸,无声地叹了口气。
    肉就摆在眼前了却吃不到,人生还有比这更痛苦的吗?
    解雨臣的命令是绝对的,他向来用这种方式训练他身边的人。因此当他说了要到我住处过夜密谈时,他的保鑣们没人有第二句话,甚至连一丝怀疑的表情也无。
    我开车载他,他一路上非常的安静,侧着脸看着车窗外。以我对他的了解,我猜测他可能在思考着如何能够一劳永逸地除掉我,并拿到影片的方法,是以我乖巧地没打扰他。
    如我之前跟他说的,我的藏身之处很多,不过我还是带他到我们第一次发生关係的处所。
    毕竟这地方对我而言,意义非凡。对他可能也是,只不过可能是负面的意义居多。
    我掏出钥匙开了门,侧身让他先过。解雨臣的脚步顿了下,终究还是迈了出去。
    住家对我这种三天两头在外出生入死的人来说,只不过是个睡觉的地方,是以这地方除了大型家具之外,几乎没什么额外的装潢。
    解雨臣瞇起眼,环顾四周。我相信他对装潢也没兴趣,他感兴趣的是我掰的,隐藏式摄影机。
    「你放心,摄影机我拆了。你想问这个吗?」我抱着胸,笑看他,解雨臣转过头,面无表情地回望我。
    「没。浴室在哪?我要洗澡。」他用平静无波的嗓音这么说。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推荐本书加入书签

设置

字体样式
字体大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