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PO18小说

手机版

PO18小说 > 玄幻 > 非你勿视 [盗墓笔记][黑花] > [黑花] 二十五、不方便 (微H)

底色 字色 字号

[黑花] 二十五、不方便 (微H)

    三天后
    「解语,吃饭了。」
    我端着托盘,进入『看似』空无一人的房间,唤道。
    有人应了一声,然后一道身影从天而降,轻巧落地。赤裸的身躯大汗淋漓,身上的肌理賁起,线条流畅俐落,就像是一座最完美的雕塑品。他的发也是半湿的,他将其往后梳,露出他饱满光洁的额。
    他瞥了我一眼,双手双脚的铁鍊随着他的动作,传出清脆的金属相击声。
    「我先去冲个澡。」他说。然后毫不扭捏地走进浴室淋浴。
    我放下了托盘,叹了不知是这三天以来的第几百口气。
    我必须说,解雨臣的适应力实在是不同凡响。他在这房间里简直如鱼得水!
    在他弄明了铁鍊的长度之后,他便开始在铁鍊所能及的范围内鑽研他打发时间的活动—举凡伏地挺身,原地『跳绳』,或者是跃上横樑作引体向上、倒掛仰卧起坐......对我的餵水餵饭也十分泰然自若,往往我都已经吻得慾火焚身、精虫衝脑了,他仍是一脸平然地嚥着他的水。
    洗澡就更不用说了,大大方方,毫不扭捏,完全当我不存在!睡觉则是拿我当人形抱枕,裸体在我身上蹭啊蹭,简直当我是太监!
    操!老子整整忍了三天!整整三天!我没精血逆流而亡真的多亏了我自制力惊人。
    终于!终于!一切的忍耐在今天要结束了!
    解雨臣头上的绷带已拆下,而他下体的撕裂伤呢,据我每天不着痕跡地『观察』,应该也癒合得差不多了......
    正当我转着些邪恶主意时,解雨臣头上罩着毛巾,从热气蒸腾的浴室中走出,发梢还滴着水。
    他坐在床沿,我则走向他,揭了毛巾,极其自然地接手替他擦拭湿发的任务。
    不是我说,我们这几天的相处方式,简直跟老夫老妻没什么两样。
    餵他吃完饭之后,接下来便准备就寝。我摸出口袋中的遥控器,按了一下,解雨臣四肢的手銬全都松开了。
    解雨臣转了转手腕,挑起眉,问道:「今天这么好,不用銬着我睡觉?」
    我笑着弯下身,勾起他下巴,贴近他的唇,说:
    「不用,銬着你,肏起来不方便。」
    他一愣,而我隻手压倒了他,随即俐落地往他下半身移动—
    我勾起他的膝盖,直捣黄龙地凑上唇,伸出舌,舔着他紧闭的穴口......
    解雨臣静静躺着,手背摀着嘴。没有发出任何声音,也没有抬脚踹我的头。
    我感觉他应该是受制于他先前亲口许下的承诺:任我处置。
    所以说,人要是太说一不二也是麻烦,像现在这样:即使沦为掠食者眼中可口的猎物,也无法自救。
    我的舌沿着那放射状的皱摺,一瓣一瓣地舔......那原本闔起的穴口经我一刺激,先是微微收缩了一下,然后便像花瓣般缓缓绽放,露出了里头粉色的黏膜。
    我的舌顺势鑽入,翻搅勾挑,进进出出地施以润滑......透明的肠液被我带了出来,洞口变得一片狼藉,柔软且湿润。
    我见时机成熟,从怀中掏出了一颗白色球状小药丸,长指抵着它往里推......转瞬间它便没入了蠕动着的花穴中。
    「那是......什么东西......?」解雨臣微喘着,问。
    我往上挪动身子,与他眼对眼的。
    「好东西。」我笑咪咪地说。
    解雨臣睨了我一眼,不予置评。我则是笑笑的,细细地吻着他耳垂、他的颈项......一面耐心地等待。
    约莫一分鐘后,解雨臣的吐息变了—
    变得急促且紊乱......他的胸膛起伏剧烈,原本白皙的肌肤逐渐泛起一层令人心痒的艳红色......他的双膝张开又合拢,似乎找不到令他舒适的姿势。
    我在他耳边轻轻吹了口气,如此小儿科的刺激,竟然令他哼吟出声,叫声淫浪而娇媚,简直酥人骨头。
    「你......啊…...放了......什么......?」
    他的凤眼已然变得朦胧,但仍是执着地想知道答案。
    我笑着,舔他的颈子,他仰起头,抽气呻吟。
    「让你舒服的东西。」我说。然后吻住了他。
    我向紫鳶说明我想要的药物作用之后,她翻了个白眼。
    『爷,您要的东西未免太小儿科了吧,这样真能顺利调教成功吗?不会砸了我繁花馆的招牌吧?』
    我笑骂她:『贫嘴的丫头!你帮我弄来便是,几时变得那么囉唆!』
    紫鳶后来给了我这些药丸。
    『我想了想,这些应该符合爷的需求了。这可不是吃的,是和着水,从黏膜吸收的。』
    我向她提出的需求是:让人变得敏感的药。
    我既不想解雨臣神智昏茫,也不想他真像头野兽般发情,我想要他真真切切地记住佔有他的人是谁,同时保有他自己的感觉—只是这个感觉被药物放大了而已。
    现下看起来,紫鳶在选药上,真有她的一套。
    我一碰到解雨臣的唇,他便自动自发地张开了嘴,软舌灵活地鑽进我嘴里,主动的不得了。
    我自然老实不客气,与他自己送上门来的舌纠缠了一番。
    等我们的唇瓣分开时,我与他皆喘得厉害......他的唇角还有溢出的唾液,情色又淫靡。
    我的唇往下,前往下个目标......那泛红胸膛上诱人的粉色突起。
    因为药效的关係,小巧的乳头不待人抚摸便兀自硬挺着,看来实在淘气......我用齿列轻轻刮搔过那稚嫩的幼蕊。
    「啊啊…...别......」
    解雨臣发出一种像是哭泣一样的呻吟声。他的手指揪住了我的发,像是想制止我,但他的胸膛却微微拱着,让他的乳头更加凸显。
    我松开了齿,改为用舌头舔舐......另一侧的乳头则用我的手指去照料,压着那稚蕊不住兜转,时不时用指甲轻弹。
    「嗯......啊…....唔唔......」解雨臣的吟哦完全不加掩饰,于我而言,就像是种鼓舞—
    我用力吸吮着他的乳头,发出『啾啾』的声响......他的手指在我的发间抽搐,身子也不断扭动,反应好得不得了!简直比女人还要敏感。
    等我松开唇时,他原本粉嫩的乳头已经变成了充血的枣红色,乳晕似也微微胀大......我禁不住诱惑,扑上另一朵又舔又咬,直逼得解雨臣又是一连串浪吟。
    我的头颅往下移,勾起解雨臣的膝盖,朝他身后那处秘所望去。
    不看还好,一看我简直双眼发直—
    那小洞如今像张贪婪的小嘴一般,不停开开合合;因为药性的关係,穴口呈现一种粉嫩的桃色,似待人採擷的花苞。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推荐本书加入书签

设置

字体样式
字体大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