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PO18小说

手机版

PO18小说 > 玄幻 > 非你勿视 [盗墓笔记][黑花] > [黑花] 四十四、告白

底色 字色 字号

[黑花] 四十四、告白

    在梦里,我见到了我那一帮兄弟......楚天、谭行、陆保、冉易......我笑笑地走近他们,他们却朝我摇了摇头,指了指我身后—
    我回过头,一隻与人同高的巨大蜘蛛正对着我,牠八隻脚上的钢毛闪着锋利的光,上头的眼睛突然全部睁开,直勾勾地盯着我。
    我大吃一惊,驀然弹开眼皮,瞪着眼前雪白的天花板。
    我在哪......?这天堂好像有点朴素.......
    也不对,我应该没资格进天堂才是......
    我失神地思考了一阵,四肢百骸的感觉才慢慢回笼......
    首先感觉到的是疼痛。
    后腰热辣辣的疼,那种疼痛像是要鑽进骨髓那般,我得咬紧牙关才能让自己不痛呼出声。
    我想伸手去查探我的腰究竟是不是断成两截了,这才发现我的手也动弹不得—
    因为被人紧紧抓着。
    我转过头,愣愣地望着身旁趴着的头颅......紧闭的眼帘遮住了那双光采的凤眼,眉头微皱,略显苍白的唇紧抿......即使睡着了也显得神经紧绷。
    而他的手,却紧紧抓着我的手......那力道,足以与一个清醒的人媲美。
    就好像......怕我会消失那般。
    我自嘲地笑笑。当然那是不可能的......解雨臣应该只是因为我救了他,莫名的负疚感在作祟罢了。
    我的手指轻轻动了动,想尽量不动声色地抽出,但解雨臣却比我料想得要敏锐的多—
    他瞬间睁开了眼。
    同样的睁眼画面,梦中的蜘蛛是令我感到诡异噁心,解雨臣则是令我感到震惊—
    他那双漂亮的凤眼,如今又红又肿,满佈血丝,几乎想像不出原本黑白分明的光采模样。
    这是怎么了......?我愕然地看着他。这看起来...怎么.......像是哭过的样子......
    解雨臣看着我,吸了吸鼻子,眸中还有丝迷茫,感觉尚未完全清醒......然后,那眼中的光芒逐渐清明、匯聚......最终凝聚成了—
    怒气。
    『啪!』
    我尚未反应过来,他便扬起手,又快又狠地赏了我一巴掌,同时朝着我大吼:
    「你是白痴吗?!谁要你帮我挡子弹?!你以为你是铁打的?刀枪不入还怎样!混蛋!你知不知道你害我、你害我......」
    我缓缓回正被打歪的脸.....
    老实说,我想不起有任何一个人,能够赏我一巴掌还能完好无缺地活在这世上的,但是此刻,我却一点火气也发不起来,甚至,还有一点点想要微笑的衝动......
    因为解雨臣在哭。
    他吼到最后,哭到说不出话来。
    我从没见他哭得那么惨烈过,连吴邪伤得最重那次,他也不过就是红了眼眶,所以......是为我而哭......?
    后腰还是很疼,但我的心像是瞬间长出了翅膀,轻飘飘的,亟欲腾空飞起。
    我缓缓伸手,抹去他颊上的泪。
    「嘘......害你哭得这么惨,我道歉,嗯?」我温声说。他毫不领情地瞪了我一眼,用力打开我的手。
    我苦笑地看着手上的红痕,依旧再接再厉地承接擦拭他眼泪的重责大任。续道:「可我是男人哪......身为男人,怎么可能眼睁睁看着自己爱的人受伤?你说是吧?」
    解雨臣瞪大了眼。
    他的眼泪依旧不停地滑落,但他却像是受了极大的惊吓般瞠目结舌......好半晌,才挤出:「你……说什么?」
    我歪了歪头,长指还在他颊上逗留,心说:什么的什么?
    我不确定地回答:「我说我是男人……」
    「不是。」解雨臣摇头,连带甩掉了我的手。「你说……你爱谁?」
    噢……这句。
    我比了比他。「你啊。」
    连这么明显的表白也要怀疑,这人真是一点情调也没有。
    「我……我……」解雨臣呛了一下,咳嗽起来。「你、咳……你爱我?!这是什么时候的事?!」
    他惊吓的样子实在太可爱,我忍不住捏了捏他的脸,被他一眼瞪来。
    我笑着,却是无比认真地说:「我爱你,解雨臣。你问我什么时候,我想……可能从我第一眼见到你的时候吧。」
    「你……我、我……」我第一次看到辩才无碍的他如此支支吾吾,白皙的俊美脸孔上更是缓缓浮上一层霞光。
    我耐心地,其实也有些忐忑地等着他消化这消息,同时,也等着他的回覆。
    他『你啊我的』好半晌,才瞪着我说:「你之前为什么从没说过?!」
    我赶忙双手举高做出投降状。
    「冤枉啊,大爷!我身体力行了这么久,把你餵得饱饱的,小的以为已经确实地把心意传递给……噢!」
    解雨臣有样学样,掐住了我的脸皮。
    他的脸孔已经红到看不出原本白皙的肤色,啐道:「我怎么可能知道!你不就爱这样把人当玩物吗?!」
    哎,看来他对我先入为主的成见不是普通的深。
    我抓下他的手,紧紧握着,笑着说:「只是玩玩的话,何必冒着生命危险去招惹你,何必答应你上山下海,帮你作那些玩命的活儿……解语,你那么聪明,当真看不出我做的这些事,都不是钱能解释的吗?」
    解雨臣转了转凤眼,眼波横了过来,嗔道:「说来说去,是要表达爱上我很委屈囉?」
    他睨人的姿态,说话的语调,不知为何,别有一种小女儿的娇态。
    我苦笑着,胸口却有什么在蠢蠢欲动……
    我抓着他的手一使力,他的上半身瞬间横过了病床,压在我胸膛上,与我眼对眼。
    我看着他,柔声说:「我心甘情愿,从不觉得委屈……解语,那你呢?你对我……又是怎么想?」
    我已经掏心掏肺,这人却自始至终不愿现出自己的真实心意,但我偏偏又隐隐约约能感觉到些许不同……真是急死人哪急死人!
    我屏着呼吸,等待他的答案。他挑了挑眉,眼珠子四处晃悠,就是不愿与我对眼......好半晌,才慢悠悠地道:「我不知道……」
    ……果然我还是一头热吗……?
    我苦笑,松开了他的手。解雨臣却突然倾身,捧住我的脸,吻住了我。
    这是什么状况?!
    我愕然地瞪大眼,望着他近在咫尺的脸孔,不明白自己是否又坠回了梦中还是如何?
    一吻方歇,他微微退开了身子......眼波流转,吐息紊乱。他看着我,深吸了一口气,轻声说:「我可能……也跟你一样……」
    这已经远远超出我预期的太多太多……
    我再难克制地伸出手,压下他后脑勺,揪着他的发,深深吻着他。
    「解语……我的解语……」
    我的低唤融进他唇齿间,化作舌尖的交缠……解雨臣毫无保留地热切回应,简直令我疯狂……
    我喘着气,双手在他纤细的身子来回游移……他呼应似地隐隐颤抖,更令我感觉到快要爆裂般的甜蜜疼痛……
    病房的温度一下子升高了,热得让我烦躁不安……解雨臣身上的衣物也让我烦躁不安……我想扒光他,彻底享受他细滑的身子……
    就在我准备撕开他上衣之际―
    「啊……不好意思,我是否来得不是时候?」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推荐本书加入书签

设置

字体样式
字体大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