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PO18小说

手机版

PO18小说 > 武侠 > 浮世珍馐馆 > 浮世珍馐馆 第60节

底色 字色 字号

浮世珍馐馆 第60节

    他们两人一没入两条巨蚺交战所产生的灵力中,对击所产生的爆裂就更为可怖了。
    小呆看得好着急,但偏偏又出不去,只能把手搭在银白的灵力内壁,眼巴巴望着远处激烈的交战。
    王翎初探龙印之力,尚未完全把控,已经很有些吃力。但释月和方稷玄一加入战局,她顿觉周身的压迫消失了。
    王翎眼瞧着那一条庞大可吞天的黑蚺越缩越小,释月和方稷玄也缓缓飘落,只要他们二人不互相敌对排斥,再来一个妖道也不是他们的对手。
    白蚺的身影也逐渐变小,护着王翎落到地面上。
    她一回头,就见个白肤白发白睫毛的男子垂眸看着自己,一双绿金色的眼睛似乎还在适应夜晚的月色,瞳孔里的色泽花纹不断变化着。
    他身量很高,肌肤白得透明,没有影子,长长的白发被风吹起,从他背后笼过来,温柔地将王翎包裹住,就跟梦中一样。
    又或者,那也不仅仅只是个梦。
    黑蚺此时已经只有一人高,释月和方稷玄逼到眼前,就见妖道那张沧桑衰败的面孔虚虚幻幻依附在蛇头上,好像随时都会被海风刮走。
    释月想要结果了他,又觉得他这般死了,实在太过轻巧。
    似乎是觉得妖道没有还手之力,释月一个转身朝方稷玄击过去一掌,方稷玄也抬掌相对。
    妖道以为他们终于要打起来了,不由得大喜过望。
    他们二人的灵力冷热汇聚,一条粗壮的闪电从方稷玄手持的长刀尖刃上透出来,朝着妖道头顶钻了下去,惨叫之声悦耳动听,即便是灵体也能饱受折磨。
    妖道原本想过逸散灵力逃遁,他还有一些邪术保命之法,吞吃船员魂魄之时他也留了几个腔子以待来日,但没想到释月和方稷玄一心一意对付他,并没趁机向对方下手,让他没有丝毫机会。
    而且妖道更没能想到一冷一热两种属性相克的灵力,在融合相击之时会产生有能劈裂魂魄的雷电之力。
    如此再来几番,妖道自知护不住自己这几丝魂魄了,不由看向方稷玄,满眼恨意。
    “小将军,你这长刀可还是我所赠的呢。”
    “宝刀认主,你非正主。”
    他对方稷玄口口声声小将军,又对释月张口闭口畜生邪佞,但实际上妖道更恨方稷玄。
    恨方稷玄天生一副仙魔之骨,明明没有任何点拨仙缘,却能在战场的厮杀中领悟。
    而他素来资质平庸,在师门中不受重视,他恨!压在他头上的人那么多,干脆一个个都杀了,杀得只剩下他一个,该教的法术要教他,该给的宝器要给他!
    修炼百年,辗转世间做了国师,残躯生来平庸,根本撑不住他那些邪术灵力的灌入,他虽灵力强大,却是一副白发老朽模样。
    第一眼见到方稷玄,妖道便想他死,只那时还要他打江山聚龙气,一忍再忍。
    赠邪刀想让他入魔,却不料邪刀认主,反而跟着他收拢了邪气。
    焚烧那日,他特意封了此刀,可刀却感知到主人遇险,极为痛苦,崩破封印,刺进了焚烧坑中。
    前尘往事于妖道而言仿佛只在昨日,他从仙位堕下,死后又为丧游仙,活得连虫蚁都不如,那时只想着方稷玄在地下受永恒折磨,他心中才得一丝快意。
    ‘竟不知,不知他们二人会有情缘,我倒做了月老?’
    妖道越想越是可笑,可叹自己这一生苦心孤诣,却总差临门一脚。
    而方稷玄被自己炼化,反而成就了强大的永生之躯,又因为释月压制的缘故,免受折磨。
    “也罢,你总这般不承情,老道我眼看着你长大,如今再送你一份礼吧?”
    妖道合了眼喃喃自语,释月微微一蹙眉,就见他虚妄的身影忽然迸出最后的一束灵光直朝方稷玄射去,而他自己也泯灭如烟。
    那灵光很弱,并不能伤害到方稷玄,但他还是一挥长刀想要抵挡,却没想到长刀变得沉重黯淡,挥舞起来也十分笨重迟滞,像是不愿去挡。
    方稷玄心下一凛,邪刀毕竟是兵器,世上没有不恋战的兵器,它渴望主人力量的全盘复苏,渴望着杀戮与血腥。
    “邪刀!”释月怒呵一声,眼见灵光钻入方稷玄脖颈四肢处的锁扣,像是一枚枚钥匙,解开了方稷玄被封在体内的力量。
    方稷玄就觉体内好像有一座喷溅岩浆的火山,在他的意识被地狱之音吞噬之前,只来得及将释月推了出去。
    释月反应过来便要施加灵力替方稷玄控制,就如在栓春台小院的那一回。
    可这两回的失控简直没发现相比,释月注进去的灵力就像是用茶杯扑灭熊熊山火。
    她在对付妖道的时候还想着要盘问出能解开她与方稷玄联系的法子,现在却只想冲进火焰里去。
    释月近了一步,马上就被方稷玄用最后的理智推了出来。
    虽然方稷玄已经控制过了,但释月还是觉得浑身火灼剧痛,像是所有的经脉骨骼都被熔断了。
    她猛地飞了出去,却没有摔到石滩上,而是被接住了。
    “阿娘!”
    眼前是一个红发根根竖着的小男孩,五六岁的身量,如方稷玄一般的深邃眉眼,灵动的神色很像释月。
    他肉乎乎的手掌还捏着释月的胳膊,很温暖的感觉。
    小呆自己也不知道为什么方才一着急,就冲出了爹娘的两重灵力,就有了人形。
    释月只来得及看他一眼,甚至都没有应上他那一句阿娘,就见那个陌生又熟悉的小男孩冲着燃烧爆裂的方稷玄冲了过去,嘴里还叫着,“阿爹!我来救你了!”
    他全然不知道自己将要面临什么。
    墨蓝的大海中忽然涌出一波潮水,潮水疯狂地爬上岸,想要把狂奔而去的小呆抓住,任凭谁也不会眼睁睁看着一个小娃娃冲进火堆里。
    但方稷玄已然失控,爆开来的灵力令这一阵片石滩如同在烧,似蛇一般涌上岸的潮水立刻化成了浓白的雾气。
    白蚺再也支持不住,只能将王翎搂进怀中,飞快向后退去。
    这时一道耀白的灵力钻进了白雾之中,想要拽住小呆,眼见就要勾到他的脚踝了,方稷玄的灵力忽然又爆了一回,将小呆全然吞没了。
    释月只觉得心痛如绞,真是很陌生很尖锐的一种感觉,她根本没有时间感受这种痛苦,任由痛苦像海水一般从她空空洞洞的心房流淌而去。
    石滩上渐渐飘出许多虚幻的人影,一个个痛不欲生,目眦具裂如恶鬼一般。
    “那,那些是人的灵魂吗?”王翎震惊地问。
    “是也不是,这些只是碎片,全部都是人类最痛苦的情感和记忆。”
    白蚺说着又退出去更远,方稷玄被这些人影重重叠叠围裹住,像是万鬼之王一般可怖。
    释月看不见小呆的一点影子,但立刻就觉察到方稷玄的外溢的灵力有一点可控的趋势,她刚放出灵力想帮他控制的更好,就感到自己的灵力被狠狠地排斥了。
    “方稷玄!”
    释月的声音根本传不进方稷玄的耳朵里,他满心满耳都是那些尖叫悲鸣,咒骂狂啸,一声声催着他去杀杀杀,夺夺夺!
    方稷玄隐约觉得这滔天的恨该有一个终结,是谁?谁是始作俑者呢。
    他微微一偏头,看向远处潜藏着的一团龙气。
    方稷玄觉得自己找到了敌人,只要杀了这个人,那些浓烈的仇恨就能消了吧?
    长刀裹挟着强烈的灼烧火焰朝王翎飞刺而去,白蚺之力受束甚多,方稷玄要杀,他难以抵挡。
    白蚺护着王翎躲避,长刀也跟着转向,势必要索王翎性命。
    王翎都没时间想方稷玄为何要致自己于死地,就见一道银光抵着刀尖抗衡。
    今夜浓雾无月,释月灵力得不到助力,也弱了些。
    方稷玄此时也逼到王翎眼前,微微侧首看向阻挡自己的释月。
    他的眸珠不再是清透的茶色,而是灰扑扑的,像火焰烧过的骨殖。
    释月也从未见过他用这种眼神看自己,冷漠而愤怒。
    白蚺裹着王翎飞快离去,方稷玄自然要追,却被释月屡屡打断。
    他痛恨非常,一甩刀灰烟缭绕,烟雾所化成了一个狰狞的骷髅朝释月而来。
    释月转银光为月轮,烟雾骷髅在光中净化,发出短促的尖叫。
    那月轮被释月越转越大,如明月在人间一般皎洁,照得那些碎片魂魄一个个泯灭消亡。
    但很快,长刀一挥而下,将月轮劈碎。
    释月一下没有收住灵力,被狠狠反噬,一时间力不能支,眼看方稷玄又要追杀王翎而去,若是进了城中,他杀气不可自抑,只怕是要屠城。
    释月强撑着追上前,顾不得方稷玄的灵力令她痛如血肉干煎,钳着他的脖颈,将自己所有的灵力释出,将他包裹如婴孩,然后一同堕入深海中。
    那些破碎幽暗的魂魄也跟着入了海,随着方稷玄和释月一并消失在水洞之后。
    第67章 姥鲨和鲛人
    ◎“那些碎片离开他的时候,他的灵魂也被扯碎了。”姥◎
    鲛人的领地释月和方稷玄来过两次, 但没有入内,没有打搅。
    第一次是被一头在海面上晒太阳的姥鲨带过来的,那条姥鲨应该有些岁数了, 非常温和沉稳的性格, 带着它的族群在海面上懒洋洋的晒着太阳。
    这种鲨鱼的体型非常庞大, 尤其是那条首领,得有个四五丈长, 嘴巴大得可以吞下一座小岛, 但食性却近似茹素, 只是在靠近阳光的海面上张开大嘴竖起鳃耙,不断过滤水中的养分浮藻和小鱼小虾。
    小呆就不小心顺着海水被吸了进去,然后又被吐了出来。
    小家伙是打着旋被吐出来的, 看看爹娘居然在笑话自己, 抱着胳膊瞪着那大嘴巴的怪鱼生闷气。
    过了会子, 爹娘还是自己玩自己的, 在密密的银色鱼群里不知有什么好玩的!人影都瞧不见了!
    倒是那条大怪鱼一直都在好奇地闻小呆的味道,干燥、温暖, 热烘烘的像太阳。
    小呆蹭它的背一起晒太阳, 结果被它带进深海里了。
    释月和方稷玄跟了过来, 就见那一团红色的小光球趴在巨大的姥鲨脑袋上,带着成百数千头庞大海中巨物缓缓潜入静谧深海。
    姥鲨和鲛人算是邻居, 一条绿鳞的女鲛在摇摆的水藻中警惕地看着他们,不过可能是见到小呆离开的时候轻轻碰了碰姥鲨微合的眼皮, 她没有做出什么攻击的行为, 只是看着他们直到离开。
    离去前, 释月和方稷玄给这群姥鲨留下一个被银光包裹的温暖红球, 小呆扒拉着方稷玄的肩膀回头看了一眼, 瞧见一个个鲛人像小鱼儿破卵一样冒出来,欢快地同姥鲨一起玩球。
    第二次从鲛人门口路过,纯粹是被裹挟的。
    释月想着这海底的鱼怪们舌头也都是些长舌头,一群海豚不知打哪听来的消息,也来管释月要光球,摇头晃脑,可怜巴巴。
    释月起初没看懂它的意思,海豚一急,长吻一顶,把小呆当球玩了。
    小家伙都麻木了,一脸生无可恋地被顶过来顶过去,弹上弹下。
    最后释月只好给这群海豚搞了好几个,送走了海豚,姥鲨又来了,上回那个光球估计被玩没了,它们显然也还想要。
    那光球就是释月的灵力裹着方稷玄的灵力,对于这群姥鲨来说就是海底的小太阳。
    又庞大又温顺的动物把它的头颅缓缓靠近释月的掌心,很可怜可爱讨要一个小玩具,释月无可奈何地摸了摸它,给它弄了一个有磨盘那么大的光球。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推荐本书加入书签

设置

字体样式
字体大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