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PO18小说

手机版

PO18小说 > 重生 > 不可控 > 第14节

底色 字色 字号

第14节

    周垣扫了李婉平一眼,“你在这里等着。”
    李婉平冻的哆哆嗦嗦点头。
    周垣继而又冒雨出去在周围捡了些没太被雨水打湿的树枝回来。
    他将树枝凑成一堆,然后用打火机点燃。但潮湿的树枝并不好点,周垣点了十几次,才勉强将火堆生起来。
    周垣又用几根树枝搭了个简易的架子,然后直接将衬衣脱下来挂到了树枝上。
    李婉平见状脸一红,连忙背过了身去。
    周垣没看她,语气里也没有一丝波澜,“把衣服脱下来烤一下,湿衣服穿在身上会着凉。”
    他顿了顿,又道:“我去隔壁,等你烤好衣服我再回来。”
    周垣说完这句话就走了。
    李婉平微怔,她下意识转身,只看到了周垣离开的背影。
    周垣的身材很好,精瘦且结实,皮肤偏白,在这样昏暗的光线下,有丝丝缕缕的水渍顺着他的背部流下来,蔓延过一寸寸肌肉,层叠起伏,性感且蛊惑。
    李婉平瞬间就烧红了脸,她连忙低下头,不敢再去看。
    周垣走后,李婉平赶紧把身上的t恤脱了下来放在火堆上烤。
    但她没烤太久就重新把t恤穿上了。
    t恤半干不湿的,但好在没有那么凉了。
    李婉平赶紧起身去喊周垣过来,她没有理由因为自己的原因就让周垣在隔壁挨冻。
    周垣诧异李婉平这么快就过来喊他,他扫了眼李婉平身上的衣服,眉头微皱,“烤干了?”
    李婉平说差不多了。
    她没那么娇气,还不至于一点凉一点苦都受不了。
    早前她在国外读书的时候也曾参加过夏令营,什么爬山攀岩都有,也曾被雨水淋成落汤鸡,但李婉平都没有抱怨过什么。
    周垣继而走回火堆伸手摸了下他挂在树枝上的衬衣,也是半干不湿的。他拿起来将衬衣穿好,虽然男人光着上身也没什么,但就这么面对着一个女人,光着上身不太礼貌。
    李婉平蹲在火堆前一边烤手一边问周垣,“我们现在该怎么办?”
    周垣打开手机看了眼,随着外面的风雨小了些,手机堪堪有了些信号,但信号很不稳定,只有一格不说,还时有时无。
    周垣刚才试着给赵经理打了个电话,但因为信号太弱的且不稳定的原因,电话始终没有打出去。
    周垣无声叹了口气,“等雨停了再说吧。”
    李婉平瞬间垮了张小脸,她扭头望着外面的雨,照现在这个架势,恐怕天黑了也停不了。
    但李婉平也不能说什么。
    她继而往墙角的方向靠了靠,给周垣腾出了些地方,“周总也别站着了,坐下休息一下吧。”
    周垣走过去,与李婉平保持了一个绅士地距离,然后坐到了地上。
    他继而从裤口袋里摸出烟盒和打火机,呼啸的风雨灌进来,吹得打火机上的火苗忽明忽暗,他皱了下眉,抬手微微护着火苗,点燃了香烟。
    李婉平不着痕迹地看着他,这是李婉平认识周垣这么长时间以来,第一次这么近距离的看着周垣。
    他的下颔刚毅凸出,五官立体,喉结棱角分明,从侧面看充满了阳刚的性感,又带了一丝不羁地雅痞。
    周垣感受到李婉平的目光抬眸,李婉平来不及收回目光,怔怔地落进周垣眸中的漩涡,脸就红了。
    周垣继而收回目光,没说什么。
    李婉平赶紧低下头,脸上火烧火燎的。
    她笨拙地开口,试图掩饰尴尬,“那个……以前周总也是这样跑工程吗?每一个工程都会到工地上实地考察吗?”
    周垣叼着烟,声音被外面的雷雨响倾覆,淡淡的,“不然呢?你以为当领导这么容易?整天坐在办公室里数钱就可以了?”
    李婉平默了默。
    周垣垂着眼帘吸烟,星星火光笼罩着他的眉眼,显出几分不真实地朦胧,他似乎是想到了什么,嘴角忽然弯了下,“在李董眼里,总裁是个什么形象?”
    李婉平一愣,没想到周垣会有此一问,她想了想,张了张嘴,“大概……大概……”
    她大概了半天,也没把话说出来。
    这让她怎么好意思说呢?一提起“总裁”,她跟所有这个年龄阶段的女孩子都一样,满脑子都是小说里面的情节。
    周垣似乎洞察了李婉平的想法,姿态慵懒撑着额角,“是不是天凉了,王氏该破产了。”
    李婉平下意识嘴善如流,“对!”
    话说出来她又意识到不对,连忙又摇了摇头,“不对!”
    周垣有趣闷笑。
    李婉平奇道:“这么玛丽苏的台词,周总怎么会知道?”
    她说着眼睛瞪大了些,一脸不可置信,“难不成周总也喜欢看言情小说?”
    周垣当然不看那些没营养的玛丽苏,“上次来找我的那个梁总你还记得吧?”
    李婉平点头。
    周垣继而道:“他有个小女朋友,比他小了一旬,专业写小说的。有一次饭局,我不幸被他的小女朋友强行科普了一下。”
    李婉平忍不住笑,“还有这种事?”
    周垣无奈点头,“梁总那个小女朋友经常把梁总当原型写进各种书里,这件事都成了圈里的笑话。”
    李婉平笑意更甚,“那她有没有把你也当成原型写进书里?”
    周垣顿了一下,似乎是没想到还有这么一茬儿,脸色一阵青白,“不知道,但愿没有。”
    李婉平顿时哈哈大笑起来。
    她难得在周垣面前这么无拘无束,笑得像个孩子。
    周垣看着李婉平的笑容微怔了下,李婉平平时在周垣面前非常拘禁,故作老成,有的时候,周垣都忘了她也只不过是个刚刚大学毕业的小姑娘而已。
    李婉平察觉到周垣的目光,意识到自己有些失态,连忙止住了笑。
    气氛一时之间有些尴尬。
    周垣继而起身,有些不自然地道:“我去外面看看手机能不能收到信号。”
    李婉平点头应着,也不敢再去看周垣。
    周垣随即迈步向外面走去。
    雨依旧在下,且丝毫不见小。手机的信号也依旧时有时无,十分微弱。天色已经完全暗了下来,如果雨一直不停,周垣和李婉平恐怕要在这里过夜了。
    周垣将烟蒂扔在脚下踩灭,又出去捡了些干树枝,然后才返回。
    李婉平依旧坐在火堆前,但火势小了些,树枝也快烧完了。周垣继而将手里的树枝一根根添进火堆,火势重新又旺了些。
    李婉平问周垣,“还是没有信号吗?”
    周垣嗯了声,脸上没什么表情。
    李婉平看着外面已经暗下来的天空,心里有些害怕,“周总,我们不会在这里呆一晚上吧?”
    周垣也不确定,只说:“有可能。”
    李婉平顿时像个泄了气的皮球,无精打采地垂下了头。
    要在这种地方过夜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首当其冲就是安全问题。这里的安全问题并不是指遇到坏人,而是怕有蛇。
    一般的蛇也就罢了,但如果遇到毒蛇,尤其是那种毒液发作很快的毒蛇,一旦被它咬伤不及时处理,很有可能会危及生命。
    但周垣没有把这种危险告诉李婉平,因为告诉了也没有用,只会徒增李婉平的心理负担。
    周垣又点了根烟沉默地抽着,现在这个局面,李婉平是指望不上的,只能靠他。所以为了保证李婉平的安全,他只能在有人接他们之前,寸步不离地守着李婉平。
    周垣掸了掸烟灰,又往火堆里添了几根树枝。已是入夜,外面的雨势终于小了一些,周垣拿出手机看了眼时间,已经是晚上九点多了。他又看了眼信号,这回的信号有两格,他紧接着试着往外拨打电话,但电话才拨出去,信号那一栏又立刻变成了x,手机里连声忙音都没有。
    周垣无奈将电话挂断,抬眸不经意间瞧见李婉平,却见她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坐在地上抱膝埋头睡着了。
    周垣顿时又好气又好笑,气的是李婉平在这种时候也能睡着,笑的是,李婉平在这种时候居然也能睡着。
    周垣无奈地将衬衣脱下来盖到了李婉平的身上,衬衣经过周垣的体温已经暖干了,此时还带着些温度。
    但脱掉衬衣的周垣立刻就感到了冷,他继而又往火堆前凑了凑。
    周围的一切完全都陷入了黑暗之中,工地上没有安装路灯,距离他们最近的一个路灯还是在大门口,但是灯泡的亮度不高,根本就照不到楼里。
    周垣无声地瞧着李婉平,尽管周围一片漆黑,但借着火堆的光,他还是能够清楚地看到李婉平的眉眼,很秀气,很漂亮。
    周垣的嘴角微不可查地弯了下,也说不上为什么,就忽然觉得,心情并不算坏。
    后半夜,李婉平是被饿醒的。
    她从来没有晚上不吃饭就睡觉的习惯,要不是白天折腾地太累了,估计她晚上饿着肚子也睡不着。
    她一睁开眼还没反应过来,脑子里没有自主思考的意识,还以为是在家里的床上,下意识一伸手,手指略过火堆上方的火苗,“呲”地一声烫到了她。
    李婉平下意识吃痛叫了声,被惊动的周垣连忙抬眸去看,就看到李婉平正捂着自己右手的手指放到嘴边猛吹。
    周垣默了一秒,“你这是睡懵了?”
    李婉平委委屈屈抬起一张小脸看着周垣,后知后觉又有些诧异,“我什么时候睡着了?我居然睡着了……”
    周垣懒得搭理她。
    李婉平一动,身上盖着的衬衣瞬间滑到了地上。李婉平微怔,这才又后知后觉反应过来,周垣是光着上身坐在她的旁边。
    李婉平的脸顿时烧得通红,她不太敢看周垣,只用手将衬衣捡起来,连忙双手递给了周垣,“谢……谢谢……”
    周垣面无表情地将衬衣接过,然后穿好。
    外面的雨已经停了,月亮弯弯浅浅的挂在天边,李婉平发现了这一点,想起身去外面看看,但谁知一起身才发觉腿麻了,整个人重心不稳,一下子就砸到了周垣的怀里。
    李婉平这一下砸得很结实,周垣没有防备,他猝不及防失衡朝后倒去,连带着李婉平也踉跄后仰,直接将周垣砸到了地上。
    周垣闷哼一声,脸色微微有些白。李婉平再轻也有一百斤,这么措不及防地砸过来,任谁也吃不消。
    李婉平顿时有些大惊失色,“对不起!”
    周垣闭了闭眼睛,“你先从我身上下去。”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推荐本书加入书签

设置

字体样式
字体大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