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PO18小说

手机版

PO18小说 > 重生 > 不可控 > 第54节

底色 字色 字号

第54节

    阿江一边穿外套,一边问周垣,“哥,接下来需要我做什么?”
    周垣把自己的车钥匙交给阿江,“逛街会吗?带着后面的人,在e市遛两圈。”
    阿江侧着身朝洗手间的门口瞥了眼,“哥你放心,我保证让他把e市遛全了。”
    他说着,又把自己的车钥匙交给周垣,“哥,那你自己多加小心。”
    周垣嗯。
    阿江紧接着离开了洗手间。
    他直接找到周垣的车,非常快速上车,然后启动,驶离。
    坐在桑塔纳驾驶室的男人并未多心,他见周垣的车离开,便紧跟着也踩油门离开。
    这之后的五六分钟,周垣才从洗手间里出来,他在停车场找到阿江的车,然后从另一个方向驱车驶向了公路。
    他一路沿省道驱车前往南郊,那里是e市最荒的地方,那里有山,不算高,但早前山上埋了很多人,基本上算是个坟场。
    很多开发商找风水大师看过风水,说那里风水不行,但有一个开发商不信邪,就偏要在那里盖厂房。后来也不知道是巧合还是真邪门,那个开发商把地包了建厂之后,他们全家就在一次旅游中出车祸死了,一家四口,无一存活。也就是从那之后,南郊那块地就算是彻底废了。
    周垣驱车从土路驶入荒岭,四周断壁残垣,朔风呼啸,微弱的阳光被连绵陡峭的峰岩掩埋,投洒下来,寡淡幽暗。山体上到处都长满了野草,即便是在严冬,它们也顽强摇曳,仿佛不腐不亡。
    周垣隔着车窗玻璃望向远处,有两栋相隔数十米的废旧工厂凸凸地立在地面,萧条而衰败。
    他没有冒然将车驶近,而是远远地兜着圈子。他跑了好一阵,总算瞅见一段有利地形,那里生长的植物,就像秃鹫脖子上的羽毛,稀稀拉拉矮小且短,地势高,又有大石,十分隐蔽。
    周垣将车停靠,以大石和植被遮掩,然后透过车窗玻璃眺望着那两栋废旧工厂。他在来之前已经准备了望远镜,此时从这个角度用望远镜看出去,对面工厂内的情况基本上能看的一清二楚。
    那边出奇得安静,周垣只看到在窗户口的右侧边有半个男人的脑袋,是侧脸,年纪在四十五六,看轮廓有些眼熟,却一时想不起在哪里见过。
    周垣微微眯了眼,又用望远镜看向别处,却没有发现李婉平的踪迹,而且,除了刚才那个男人之外,也没再发现别人。
    周垣在心里思考着,然后几分钟的时间,他重新发动车子,直接驶向了那栋厂房。
    他在抵达厂房之前,忽然就想起了那个男人从哪里见过。
    是那个保安,当时他跟李婉平去z市考察酒店工程的时候,就是因为那个保安的粗心,才把周垣和李婉平锁在了工地上。
    当时因为这一茬儿,保安被工程方那边的负责人开除了,还扣了保安一个月的工资。
    周垣的心微沉。
    周舜臣果然是玩计谋的老手,他要除掉李婉平,但不用自己的人,借这个保安之手,不管出什么事,因为李婉平和周垣以及这个保安有宿仇,所以,只要警方没有证据,根本就查不到周舜臣的头上。
    周垣将车停靠在废旧工厂旁边,却并没有直接下车。他拿出手机给韩齐打了个电话,然后在电话里吩咐道:“阿齐,现在带着你手底下的人,去把我们北城广场的商铺砸了。”
    韩齐在电话那头一懵,“哥,你是不是还没睡醒?北城广场的商铺不是咱们自己的店吗?你昨天晚上不是让我去砸周舜臣的工程吗?”
    周垣言简意赅,“不用去砸周舜臣的工程了,去砸我们北城广场的商铺,现在就去,我自有道理。”
    韩齐便没再多说什么,只应了句成。
    挂断电话后,周垣又给梁志泽发了条短信,就一句话,【周舜臣找我谈判,地点在南郊废旧厂房六号,如果半个小时后我还没联系你,直接报警。】
    发完这条短信后,周垣便直接将手机关机。他知道他这条短信发出去,梁志泽一定会因为担心而给他打电话,但这样的电话周垣却不能接。他就是要让梁志泽在不知道是什么情况的基础下担心,因为只有这样,梁志泽在报警的时候才不会出现任何破绽。
    警察都是察言观色的高手,如果周垣把前因后果都告诉了梁志泽,那么梁志泽在报警的时候,就会掺杂了表演的成分,如果是那样,接下来的事情就会很难办。
    做完了这一系列,周垣才下车,然后大步走进了厂房。
    他走路的声音惊动了那个保安,有一抹影子从楼梯口闪出来,周垣的脚步就顿在了台阶上。
    那个保安站在二楼的楼梯拐角处居高临下看着一楼台阶处的周垣,眼底里存着一股子戾气,“你还真来了。”
    周垣漫不经心卷起一截袖口,连眼皮也未掀,“我不来,你岂不是要失望?”
    保安闻言狞笑两声,“不过可惜了,你要救的人不在这里。”
    周垣淡漠嗯,他抬起头,窗外的阳光一照,折射出极为阴鸷的寒光,“我知道。”
    他说着,抬脚迈上一阶台阶,“我知道她不在这里,你们一开始的目标,不就是我吗?”
    保安顿时愣住。
    周垣继续不紧不慢往上迈台阶,“你只管开条件。”
    保安下意识往后退了一步,但也就只这一步,他便定住。他的表情狰狞,声音嘶哑,“我当初也不是故意把你们锁在工地上,你们为什么不给我一个改错的机会?你知不知道我的父亲当时病的很重,我们一家子都很需要钱,可你们这些当大老板的,我都跪在地上恳求了,你们还是要把我开除,不仅开除,还扣了我一个月的工资!”
    保安说着,像是想起了什么,音调有些凉,“一个月的工资,我一个月的工资,对你们这些大老板来说不够双鞋钱。但对我们家来说,那是拿药救命的钱。你说你们是不是丧尽天良?!”
    周垣闻言看向他,“这事我不知情。”
    保安顿时抄起墙角竖放的木棍,木棍的一头恶狠狠指向周垣,“你凭什么一副趾高气昂的德行?!”
    周垣继续往台阶上迈,他逆着光,光线模糊了他的脸,让人看不清他的表情,“所以,你打算做什么?”
    他说着,顿了顿,“我猜,这附近一定不止你一个人,但现在还不是那些人出现的时机。你站在二楼,在那个窗户口下面,有很厚的稻草堆,如果人从那里跳下去,大概率是摔不死的。但如果你报警,说是有人故意推你下去,那么,那个推你下去的人,就成了杀/人未遂,而若此时,躲在暗处观察的人再装作是路过,帮你做了目击证人,那么,那个被冤枉推你的人可就百口莫辩了。我说的对吗?”
    保安一怔。
    他压根儿就没想到周垣居然会猜到他们的计划。
    周垣云淡风轻,“但是,这个布局稍微有些漏洞。就比如说,杀/人需要动机。你我之间,是你单方面对我有仇。如果有事,也是你想害我,而我,有什么理由千里迢迢跑到这种荒山野岭,就为了把你从窗户口推下去?”
    保安闻言忽然阴恻恻笑了起来,“怎么没有动机?我不是绑/架了你的相好吗?你不就是为了救她才来的吗?”
    周垣的眼眸不着痕迹地沉了沉,“但她不是没在这吗?你有什么证据证明你绑/架了她?如果我死咬住不是为了救人,那么,我就没有害你的动机了。”
    保安一时之间怔住。
    周垣的目光凉凉掠过保安的脸,“而且,再退一步说,即便你能证明是你绑/架在先,那么,我事出有因,就算把你从窗户口推下去,也可以说是正当防卫。而你,依然要因为绑/架而去坐牢。”
    保安的文化程度不高,也没什么脑子。周舜臣随便一挑拨,再给的钱多点,他就会被当枪使,但周垣帮他这么一分析,他瞬间就明白了其中的利害关系。
    此时周垣已经走到二楼,距离保安只有半米左右的距离。阳光透过窗户照得他面孔近乎透明,而他脸上的表情平静,没有一丝波澜,“告诉我,李婉平在哪?”
    保安下意识摇头,话也变得结巴,“我……我不知道。让我来这里的人,只说让我在这里等你,至于那个女的,我根本没见过。”
    这倒是在周垣的意料之中。
    保安是一枚弃子,自然知道的越少越好。
    周垣耐着性子继续问:“谁把你送到这里的?”
    保安已经六神无主,只好实话实说,“是……是一个男的,开了车,就……就外面那辆面包。”
    周垣顿时脸色微变,他几步跨到窗户旁,利用窗户的夹角做掩护,扫了一眼楼下。
    是有一辆面包车,很旧,在面包车的车窗玻璃上都贴了深色的膜,根本就看不清里面。
    周垣皱眉,几步又走回到保安面前,“安排你的人,许诺了你什么好处?”
    保安的声音低了下去,“事成……二……二十万。”
    周垣语气重了些,“我也可以给你二十万。”
    保安的眼睛顿时亮了亮,但也就几秒钟的时间,便又暗了下去,“不是……我不想……不想坐牢。我没想到这里面的事情这么复杂,我以为就是能报复你们给我出口气,顺便挣钱,我……我还有老婆孩子……”
    周垣伸手一把揪住了保安的领子,“那你现在只能跟我合作,否则,无论如何,你都会坐牢。”
    保安一听这话腿就软了。
    他的确不知道这个问题的严重性,当初周舜臣找他的时候,把话说的天花乱坠,他没文化,以为这就是个一箭双雕的好事,一方面能帮他整周垣,出口恶气,另一方面,他还能白赚二十万。要是当初他知道这么做会让他坐牢,那打死他,他也不干。
    保安咽了口唾沫,有些恳求地望着周垣,“老板,我现在真的知道错了,我不要钱,您就……您就帮我一把,别让我坐牢就行……我家娃,我家娃他今年要上大学了……”
    周垣闻言松开拽着保安领口的手,他目光落在窗外的稻草堆上,“从这里跳下去,的确死不了,你该怎么跳,还怎么跳。只不过,跳完之后,你跑你的,不管发生任何事,都不准回来。”
    保安大惊,“那您……不是,如果我跳了,那个躲在暗处的人就会说是您推我的,您百口莫辩啊!”
    周垣淡漠扫他一眼,“所以才让你跑,你跑了,人不在,谁能证明刚才发生了什么?”
    保安顿时明白过来,但几秒钟,他又问:“那您……”
    周垣明显已经有些不耐烦,“管好你自己就行了。”
    他顿了顿,又补了一句,“记住,以后本本分分做人,不为别的,想想你家孩子。”
    保安鼻子一酸,眼眶就红了。
    周垣继而转身大步往外面走去,他知道,只要那个保安一跳下去,那些躲在暗处的人就要出现了。
    他走到门口,恰时在窗户口的位置传来一阵劲风,保安跳窗后落在了稻草堆,稻草堆厚实,保安只是撞了一下,但并未受任何伤。
    周垣看也没看一眼,就只是站在工厂门口。不多时,也就只有一分钟左右的时间,一个剪着小平头的男人从不远处跑了过来。
    他是来跟保安汇合的,但让他没想到的是,他一靠近工厂,还没看到保安在哪,就先看到了周垣。
    小平头顿时一愣。
    周垣脱掉外套顺手扔在一边,上身只剩一件黑色的衬衣,他扫了小平头一眼,语气之间没有一丝起伏,“就你一个人?”
    小平头也不傻,顿时就反应过来那个保安应该是把他们卖了,他直接破口大骂了句脏话,然后趾高气扬瞧着周垣,“怎么?我一个人不够对付你的?”
    周垣凝视他,一字一顿,“李婉平呢?”
    小平头却不吭声了。
    他原本收到的计划并不是这样,原本,李婉平是不必在这个时候出现的。
    周舜臣吩咐了小平头,除了那个保安之外,其他人不准跟周垣起正面冲突。
    因为现在是法治社会,周舜臣也正处在洗白阶段,小打小闹还能糊弄过去,但真要过分了,他也得不偿失。
    而且周舜臣擅长借刀杀/人,所以,只要他的人不动手,不与周垣起正面冲突,等事发之后,他就有能力把自己的责任撇得干干净净。
    但小平头哪有这种城府和头脑,他也就只会按计划办事,说一就办一,说二就办二,但现在突然让周垣打乱了计划,他脑子里也有点懵。
    周垣的语气沉了下来,“李婉平呢?”
    小平头嘬了嘬牙花,他脑子很简单,在他看来,之前让那个保安从窗户口跳下去嫁祸给周垣是嫁祸,如今把李婉平从窗户口扔下去再嫁祸给周垣也是嫁祸。反正只要是个人从窗户口下去,都能嫁祸给周垣,而他只要当个目击者就可以了。
    小平头退后了几步,与周垣拉开一段距离,然后他忽然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跑向了不远处的那辆面包车,随即将面包车的后车门打开。
    周垣抬眸扫了一眼。
    在面包车的后车厢里绑了一个女人,有胶布贴了嘴,却正是李婉平。
    周垣的脸色愈发阴沉。
    但其实,周垣早就料到了李婉平在面包车里。
    因为那个保安既然是一枚弃子,那么,如果按照周舜臣的计划,保安就必须要有让周垣加害他的动机。那么,这个动机就只能是李婉平。
    换句话说,李婉平一定会在工厂的附近。而周垣在来之前已经观察了工厂附近的所有环境,能完美隐蔽一个成年女人的地方,也就只剩了那辆面包车了。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推荐本书加入书签

设置

字体样式
字体大小